>

天神历史的脉略,西方历史的系统

- 编辑: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天神历史的脉略,西方历史的系统

西方历史的脉略(7)

西方历史的脉络(3)

先上一张公元390年罗马帝国的地图。

今天我们接着讲古希腊。

图片 1

前两次有说到过,启蒙时期的西方读书人,称基督教是“东方的迷信”。其实古希腊也是东方的文化遗产。

上一次讲到罗马帝国的形成,今天将罗马帝国的统治。

这个“东方”,不是我们现在通常理解之中的“东方”,而是地中海东部的中东地区。相应的地图,这里再贴一次。

到屋大维成为第一任罗马皇帝的时候,围绕地中海的罗马帝国已经基本成形。以武力征服与扩张打天下的罗马,维护帝国也是以武力为重。

图片 2

这一点与我们尊从孔孟的老祖宗很不一样,按我们的话来说,罗马帝国一直是用穷兵黩武来维持的。

请支持独立网站:

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地理,古代中国需要重兵把守的边界只有北边一条,罗马帝国的防线却拉得很长,需要防范的外敌可以来自好几个方向。

上一次说到,因为地理的关系,古希腊在贸易与文化交往上来说,与东方走得更近,与西方反倒关系不大。

在北边它就有两条长长的边界,一条沿着地处西欧流向西北的莱茵河,另一条却是沿着地处东欧,大江东去的多瑙河。

记得自己初读西方历史的时候,看着这样一张地图,眼睛总是放在西北角,法国、英国、德国的位置,因为那是富裕之地。这当然是很有几分势利眼的看法。

河那边的化外之地,包括现代德国,捷克,波兰,匈牙利,乌克兰等等,住着狩猎或是刀耕火种的蛮族部落,居无定所,组织松散。

如果我还用这种势利的看法,看古代地图,重点却要移到西南角,埃及,巴比伦,叙利亚,那才是古代的富裕之地。今天我们要换一个角度:从历史的进程上来看,古希腊也是东方的文化遗产。

在东边它的边界已经到了西亚的两河地区,也就是现代的伊拉克与叙利亚。那里的情形是两强对峙,成拉锯之势,一方是罗马帝国,另一方是波斯帝国。这北方与东方,是罗马帝国防卫的重点。

亚历山大死后,中东与希腊被他手下的三位马其顿将军所瓜分,三者之间冲突不断。

在南边,却还有阿拉伯沙漠与北非撒哈拉沙漠之中的游牧部落,也可以对罗马形成骚扰,虽说其威胁性远低于北方的蛮族或波斯帝国。

在爱琴海周边,希腊城邦仍然没有完全臣服于马其顿人的统治,时有反抗发生,但都是徒劳无功。其后,有的城邦请求意大利半岛上的罗马为他们撑腰,对抗马其顿。最后的结果却是引狼入室,马其顿被罗马击败,希腊也变成罗马属下的行省。

不过,东罗马帝国,后来(公元七世纪)却是在南边阿拉伯沙漠中冒出来的穆斯林骑兵的冲击之下,丢失地中海东岸、埃及、北非等广大地区。

意大利半岛也是产生城邦的环境,罗马在扩张期间还是一个实行共和制的城邦,对希腊文化很有几分尊敬。想要从政的罗马贵族子弟,时常会跑去希腊拜师求艺,学习修辞与演讲。

如此沉重的防务,首先需要一支人数众多的军队,其数目最多时估计达到五十万人上下 。在后世的西方,又是要等到拿破仑麾下,军队才有如此规模。

在希腊人眼里,罗马人是粗鲁的丘八,对罗马统治不服者大有人在,但是残酷的现实却是希腊人的文化优越敌不过罗马人手中的刀剑。

帝国的财政之中,军费开支占到70%,给士兵发饷,在前线建筑城堡。罗马皇帝时常要上前线御驾亲征,调度人力物力。

而且罗马对不从者的镇压特别凶狠,别说造反,单有哪个城市胆敢拖欠税款,罗马军团可以冲进城中,将有钱、有地位的人绑下,直接拖去奴隶市场,卖出的价钱用来抵税。

也因此在政治上,罗马帝国的中枢一直以军人为主导,并没有形成我们历史上那一套礼乐、科举与官僚制度,可以用“杯酒释兵权”来解除武官的威胁,实现文官对政治的主导。

在那时的希腊,只有富贵人家读书受教育有文化。押到奴隶市场出卖时,希腊的文化人多半又是被罗马贵族买去当家奴,带回意大利成为家庭教师。所以为师者通常都是家奴,罗马以及后来的西方,没有尊师重道一说。

罗马帝国皇位的继承也时常产生于前线掌兵将领们之间的厮杀与争夺,强人篡位是家常便饭。

当然,给人教孩子的家奴,地位要比干杂活的家仆高,待遇也要比做苦工的奴隶好得多。孩子长大之后,多半也对老师怀有感激之情,许多当老师的家奴后来都被解放,获得自由身,有的更是成为罗马官员的秘书。

由于防线有好几条,官僚系统又不大完善,指挥调度时常需要皇帝亲力亲为,一位皇帝根本就忙不过来。到公元三世纪出现“两皇共治”的安排,东边一位皇帝,西边另一位皇帝,造就东罗马与西罗马之分。

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希腊城邦时期那些探索宇宙奥秘,思索社会规律的哲学。

(刚读罗马的时候觉得很惊奇,竟然故意设置两个皇帝。)

取而代之的,是在人生跌宕与命运坎坷之间,以什么样的态度为人处世的人生哲学,有的行乐,有的怀疑,有的愤世嫉俗,有的坚忍苦行,有的更是在宗教之中才能找到安慰。

即使这样,两位皇帝也还是有忙不过来的时候,所以接下来又在每位皇帝之下各设一位“二皇帝”,变成“四皇共治”的局面。

罗马的铁拳所带来的政治统一,使不同地区之间的人员有更多的交流,军团在不同战区之间换防,商人在各地之间贸易,被俘的军人与平民被当着奴隶卖到天涯海角,不幸的难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只是没过多久,四皇之间难免发生矛盾,引发内战,打到最后就只能留下一位。再过些年,一位皇帝又觉得力不从心,又开始摸索能不能找到一个分权的办法。

这样的交流虽是无奈,倒也带来不同地区文化之间的融合,但是产生的却不是哲学思想,而是各式新宗教,因为这些可怜的人们需要的是神灵,来帮他们超越眼前的残酷现实。

所幸到帝国时期,各地民众已经基本习惯了罗马的统治。罗马的武力威震天下,自然形成帝国中央集权的基础。而且此时的罗马大军也不再是共和时期总想着烧杀抢掠,大捞一把的业余农民军,而是靠帝国税收支持,吃皇粮,守边疆的专业国防军。

对后世影响最深的,是产生在地中海东南角巴勒斯坦的一个犹太人的新教派,崇拜耶稣的基督教,声称给人们带来救赎的福音,许愿一个死后的公正与永生。

在罗马境内,起义,骚乱,反抗偶尔也会发生,比如很著名的一次发生在公元70年前后,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不满罗马统治,发动起义,结果被罗马军团无情镇压,犹太圣殿被捣毁,犹太人被赶出耶路撒冷。

到公元四世纪,帝国衰败,罗马面临蛮族入侵的威胁,社会再一次发生大动荡的时候,基督教已经成长为国教,而希腊哲学却早已衰落。

但是总体来说,帝国的内部要比共和时期平静许多,史称“Pax Romana”:罗马主导下的太平盛世。

(基督教在罗马的兴起,我们在后边会专门介绍。)公元五世纪,罗马城被蛮族攻破,罗马帝国的西部被蛮族冲垮,欧洲进入中世纪。此时的希腊,与小亚细亚,叙利亚,埃及一起,都属于东罗马的范围,虽然也遭受蛮族入侵,却没有被冲垮。

这一历史名称在现代的西方也时常被人借用,比如说冷战结束后这些年,就时常被称为是“Pax Americana”,阿美利伽主导下的太平盛世。

这等于是又回复到罗马帝国建立之前的状态,希腊算是东方的一部分,与意大利及欧洲其它部分的联系有限。就连读同一套圣经的基督教会,也因为时间的推移,联系的困难,及教义的争端,一分为二成为两大教派,用拉丁语的西方罗马天主教与用希腊语的东方东正教(教徒主要在叙利亚,希腊,巴尔干半岛,及后来的俄罗斯)。

二次大战之后的西方学界,倾向于从技术与社会条件来分析历史现象。

二者互相敌视,各自认为自己才是正宗,对方是异端。虽说基督教所尊奉的圣经新约原本是用希腊语写成的,但是在中世纪的教士之中,已经没几个人可以读懂希腊语,读懂他们自己的圣经的原文。而希腊城邦与希腊哲学,早已成为遥远模糊的记忆。

以这个角度去看古代罗马帝国的大一统,总不免令人有几分惊奇。在数字上来说,罗马帝国的人口估计有7000万到1亿左右,但是中央政府之下,包括派往各地的官员数目,最多就只有3万人 。

现代的论者时常将西方说成是古希腊文化的继承者。这不能说不对,但是却跨过好大一段历史。进入中世纪之后,西方人对古希腊所知甚少。他们再次拣起希腊文化的时候,用的是东方所保存下来的希腊经典,特别是伊斯兰学者所编辑整理的希腊文献与研究。

再加上看门、抄文、送信、赶车等等辅助人员,政府雇员大致在30万上下。如此规模的政府,在现代社会是难以想象的。(这一数字来自:Chris Wickham, The Inheritance of Rome, A History of Europe from 400 to 1000. (New York: Penguin, 2009) pp.16 )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古希腊的文化遗产只有西方人来当继承者,那恐怕早都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亚历山大的远征,直接后果是给东方大片区域带来毁坏与动荡,间接后果却是让希腊文化得以在东方广泛传播。

以当今英国为例,其2012年人口数为6300万,但是中央政府的雇员人数为270万,再加上各级地方政府的雇员,吃公粮的总人数达到570万,占英国就业人口的19% 。( 数据来自英国政府的统计报告, (last accessed on Oct. 24, 2013) )

马其顿将军在东方建立王朝,使用的官方语言是希腊语。大批马其顿与希腊军士在各地安顿下来,建起的是希腊式的城市,内中有希腊式的戏院,寺庙与学校,还有城邦期间所流行的开会议事方式。当然,这些城市不同于城邦,它们只是王朝统治之下的地方政府。

如此悬殊的对比,并不是因为现代英国政府人浮于事,管治效率低于古罗马。恰恰相反,受技术条件的限制,古代政府的效率远不能与现代相比。别的不说,从罗马送信去莱茵河畔,路程最快都要花上三个星期。现代社会交通、通讯手段发达,分工细致,需要政府出面担当许多组织、协调、管理与监督的职能,医疗、卫生、教育、就业、养老金、基础设施、灾害防护、行业监管等等。

在中东各地,他们是掌握政治权力的外来人,人数远少于受他们统治的本地人,语言、文化上也时常与本地人发生矛盾冲突。

不论是在社会主义或是资本主义制度之下,现代社会的运作在许多方面都离不开政府有形的大手。

(罗素在他的哲学史中,曾经把这些中东的希腊人,比作二十世纪初,在上海外国租界之中生活的西洋人。)

在进入工业化之前,政府所担当的功能却要小很多。最重要的就是两项,一项是国防,保境安民,另一项是税收。

(自成一体,高高在上。)但是,至少希腊的书籍得以流传各地,而且不只是在小亚细亚,两河,叙利亚与埃及,连后来在波斯、亚美尼亚都有希腊书籍得以保存下来。

以黄河、长江为纽带的古代中国,还要多出一项:治水。围着地中海而建立起来的罗马帝国,连治水的功能也给省了,地中海沿岸各地地理、气候条件相差悬殊,中央政府根本就无从管起。保境安民,意味着罗马官员要做“清官大老爷”,担当法官的角色。民众有什么争议,要由他给个说法。治安出现问题,被捕的罪犯也是押到他面前来听候发落。

(也就是说,传到黑海的东头,高加索山区附近。)

罗马的刑罚很重,还没有定罪就可以上刑,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屈打成供。与猛兽格斗的角斗士,有一些是服刑的罪犯,押上自己的鲜血与性命来娱乐罗马民众,到现代则时常成为好莱坞喜欢拍摄的血腥电影之中的主角。最残忍的刑罚是上十字架,将犯人一阵毒打之后钉在十字架上吊起来示众,受刑者在痛苦之中还活上十几个钟头,甚至几天的时间,最后在无助与羞辱之中被活活折磨至死。

亚历山大虽然因为终结城邦而被希腊人恨之入骨,却成为希腊文化最得力的传播者。亚里士多德虽然因为他的这位学生几乎惹上杀身之祸,却也因为这位学生在不经意之间所成就的文化传播,成为后世伊斯兰学者们最敬重的学术权威。

流传于后世最著名的案例是耶稣,因为他自称是犹太人的救世主,被罗马总督送上十字架。这在现代的我们看来,是极为野蛮与不人道。但是刑罚的残忍并不是罗马所独有,进入现代之前在世界各地都是流行的做法。古代的官府规模有限,也没有多少专业技术手段。

也因为亚历山大的远征以及马其顿将军们建立的政权,希腊语作为官方语言在中东不少地区流行过近千年。罗马征服地中海东部地区之后,也是延续使用希腊语作为官方语言,而不是使用他们自己的拉丁语。而且在罗马帝国建立之后,帝国的重心渐渐东移,希腊语比拉丁语变得更为重要。

看过京戏的人都知道,那里边审案的县太爷往往面对着好几个喊冤叫屈的人,他不但要判案,有时还要自己亲自乔装打扮去搜取证据,既当刑警,又当法官,还得负责一县的政务。

(在西罗马地区,用拉丁语。在东罗马地区,用希腊语。)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天神历史的脉略,西方历史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