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战史上最大的耻辱,抗战史上最耻辱最惨烈的

- 编辑: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抗战史上最大的耻辱,抗战史上最耻辱最惨烈的

原标题:一点学习-抗战史上最大的耻辱——中条山战役(上篇)

1941年5月,国民党第一战区军队在晋南对日作战。

图片 1

图片 2

中条山战役又称晋南会战(日方称中原会战),是国民党正面战场上的一次大规模作战,历时20天。国民党军队42000名将士阵亡,35000名将士被俘,而日本军队仅战死673人,负伤2292人。伤亡数据相差之悬殊,举国震惊,被蒋介石称为“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

若是提起中国抗战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场战役,无疑是史上称之为的中条山战役,也称作晋南会战。这场战役,国军被俘三点五万人,遗弃尸体四点二万具,而日军仅被打死六百七十三人,负伤二千二百九十二人。连蒋介石这个国军的总司令也不得不承认,晋南会战是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

这场战役是如何发生的呢?

中条山战役,又称晋南会战,日方称之为中原会战,这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在山西范围内的唯一大规模对日作战。

1939年9月1日,日本的法西斯伙伴——德国突然发动对波兰的进攻并取得胜利,随后德意法西斯又打败了英法同盟,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法西斯像打了鸡血一般誓要拿下久攻不下的中条山!中条山位于豫晋陕三省的交界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百团大战之后,遭到重创的日军更加认定深入其后方的八路军是华北治安肃正的最大癌症,必须集中全力予以剿灭。但是中条山地区近二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存在,牵制着日军三个师团,如果首先将其消灭,日军即可自由行动,那时候就可以全力对付共产党的八路军,因而决定发动中条山战役。

1941年5月7日,日军在航空兵的支持下,由东、北、西三个方向开始全面进攻中条山,形成“以钳形并配以中央突破之方式”的进攻方略。

中条山位于山西省南部,紧靠晋、豫、陕三省边界地区和黄河大转弯处北岸,东西约一百七十公里,南北约五十公里,是华北沦陷后中国正面战场在黄河以北所保有的唯一较大而突出的阵地,东至太行山、太岳山、西接吕梁山,向西屏障潼关,西安、向南护洛阳,向北接同蒲路,是华北、中原和西北的战略枢纽地带。

图片 3

中方守军十六师,约十五万人。日军六个师团,近四个混成旅,三个飞机飞行团,总兵力约十万人。

第一阶段

中国守军有利条件还是很多。中条山附近一直是双方自内战爆发之后的前沿地区,在战役爆发前的三年之中,互相对峙。但是国军一直没有修筑较好的防御工事,到战役爆发时,才仓促应战。1941年5月7日,中条山外围的日军在航空兵的支持下,由东、北、西三个方向开始全面进攻。

1.东线

从整个战役来看,中国守军处处被动挨打,毫无积极主动精神可言,有利条件荡然无存,甚至没有还手之力。

日军以河南温县为发起点,先头步兵5000以上,骑兵千余,炮20余门,飞机数十架,战、汽、装甲等车共百余辆,沿黄河北岸突进。国民党裴昌会领导的第9军节节败退,退到河南封门口的时候与其他部队共同作战,暂时守住了防线。不料日军势在必得,增兵再攻,国民党军被打的四处逃窜,5月12日,东线抵抗主力被日军包围。

道路崎岖,交通困难,兵力机动和补给运输均感不便,各部队均无粮食储备,正式开战仅四天,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刘茂恩就致电蒋介石,说大军已绝食三日,四周皆有强敌,官兵空腹血战,状至可悯,若不急筹办法,恐有溃散之虞。

2.北线

武器装备落后,炮兵极度缺乏,日军拥有七十五毫米以上口径火炮五百门,而中国守军平均每师只有一门,根本无力封锁山口道路,更别谈打破日军封锁。

北线的横(横岭关)垣(垣曲)大道由曾万钟第5、刘茂恩第14两个集团军联合防守。

日军空军威胁极大,交通线、通讯联络经常被切断,作战第一天,师以上司令部多数被袭击。日军进攻中大量使用毒气弹,使中国守军无法坚守,难以长时间与敌周旋。另外,守军各部队待遇不一致,严重影响了部队团结合作。

图片 4

还有一条兵家大忌,晋南中条山因为屡挫进犯之敌,每谓中条山有金汤之固,有恃无恐,思想松散,警戒疏忽。鉴于上述双方兵力士气、武器装备等种种因素,这场战役的结果可想而知。在日军叫嚣达到了消灭敌军主力的目的,收到事变以来罕见的战果的同时,蒋介石却在哀叹说,中条山战役是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

战役一开始日军便派大军兵分两路夹攻横垣大道,两军激战到8日拂晓,国名党军部分阵地被攻破;黄昏时刻,日军在伞兵部队配合下,占领黄河岸边的垣曲县城,实现了中间突破计划,国民党军队被分割成两半。

然而,这场战役无疑又是最为惨烈的一场战役。国军参战的十五万军人竟有四万二千人战死于日军的枪炮之下,而其中死伤的将校军官也不下好几百人,涌现出像王竣、唐淮源、寸性奇等一批杀身成仁、以身殉国的国军着名将领。

5月9—10日,日军东线部队与其他日军汇合,形成中条山的内部包围圈,至此,中条山守军黄河沿线的补给线和退路全被截断。

1941年5月9日,国军第八十军新编第二十七师师长王竣,在晋南中条山与日军作战时牺牲。王竣,1902年生,陕西蒲城人,1924年冬考入黄埔军校。1929年,在十七路军任营长。1932年,参加围剿刘志丹的红军陕甘游击队。1935年升为旅长。1937年11月,太原沦陷后,率部担任黄河防务,同日军作战。1939年,所部改编为第一战区陆军第八十军新编第二十七师,先任副师长,后升任师长。1940年春,王竣奉命率部进驻晋南中条山地区。

3.西线

5月13日,第三军军长唐淮源在中条山战役中率部与日军浴血厮杀,战至弹尽援绝,自杀殉国,时年五十七岁。唐淮源,云南省江川县人。云南讲武堂毕业。1911年加入同盟会,参加辛亥革命。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1930年,任陆军第十二师副师长兼第三十五旅旅长。后率部多次同红军作战。1932年,升任第十二师师长。1936年,任陆军第三军副军长兼师长。卢沟桥事变后,参加高碑店、易水、涞源、保定等地作战,并在娘子关战役中与日军鏖战,战功卓着。1939年,晋升为第三军军长。

这是国民党在此次战役中伤亡最惨重的战线,国民党多名高级军官均在此战线殉国。此战线的国民党守军有孔令恂的第80军第165师(师长王治岐)、第27师(师长王竣);唐淮源的第3军第7师(师长李世龙)、第12师(师长寸性奇),以及直属第5集团司令部指挥的公秉藩第34师。

5月13日,第三军第十二师师长寸性奇在中条山战役中率部与日军激战,身中八弹,英勇牺牲,寸性奇,云南腾冲县人。1909年考入云南讲武堂。1910年加入同盟会。1915年底参加护国战争,与北洋军作战。1917年参加护法战争。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升任陆军第三十四旅副旅长。后曾任陆军第三军参谋长,湘赣闽三拾剿匪总指挥部参谋处长等职,参加围剿红军的战争。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第十二师第三十四旅旅长。不久,升任第三军第十二师师长,奉命调守晋南中条山,坚持四年之久。

5月7日下午,日军主力全面攻占西线,8日凌晨,日军突破第27师(师长王竣)的防线,孔令恂、唐淮源两军的联系被切断。9日正午时分,孔令恂的第80军遭到日军便衣的袭击和飞机轰炸扫射,进一步溃败。第3军军长唐淮源与孔令恂失去联系后,也伤亡惨重,在他三次突围失败后,壮烈殉国了。第12师师长寸性奇胸部中弹,身负重伤,仍率部队苦战,后来右腿被敌炮炸断,自知无力回天,亦拔枪自尽。

梁希贤,陆军第二十二师少将副师长,陕西同官人。1941年5月7日梁希贤率部在夏县泗交至望原一线节节抵抗,出生入死十余次。9日,退到台寨村继续抗击日军。最后,梁希贤见全师伤亡殆尽,遂投黄河殉国。

第二阶段

陆军第二十四师少将参谋长陈文杞,福建莆田人。7日,日军向守军阵地施放毒气。9日下午,该师余部转移至台寨村附近,继续与日军展开激战。在最危急的时刻,陈文杞振臂大呼:有我无敌,有敌无我,率领余部与日军厮杀,不幸壮烈殉国。

在守军全线溃退的同时,日军迅速地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作战任务——突破了中条山地区的全部防御阵地,先后占领了垣曲、济源、孟县、平陆等县城及相关的关隘据点,封锁了黄河北岸各渡口,完成了对国民党军的内外侧双重包围,随即转入第二阶段的作战——对国名党守军各阵地反复扫荡。以西线为例,日军各部队并排向北扫荡,然后返转向西南方向,如此再三反复进行篦梳扫荡。自此,中条山战役落下帷幕。

关键词

中条山战役、抗战、耻辱、日军、法西斯、鸡血、防御、退路、自尽、扫荡

一点学习

抗日战争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抗战史上最大的耻辱,抗战史上最耻辱最惨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