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悼念闵恩泽院士,闵恩泽陆婉珍

- 编辑: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悼念闵恩泽院士,闵恩泽陆婉珍

闵恩泽是我国著名石油化工催化剂专家,有“中国催化剂之父”的美誉。他生于四川成都,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在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石油化工技术、绿色化学等方面贡献巨大;曾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等,是感动中国2007年度人物之一,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等荣誉。2016年,闵恩泽逝世,享年93岁。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1924年2月8日,闵恩泽出生于四川成都,祖籍浙江。家中堂有一副对联:忠厚传家远,读书继世长。他自幼受到这样家风的熏陶,待人忠厚,发愤读书。闵恩泽在家受教,完成了小学课业。 1936年,闵恩泽进入私立南薰中学初中就读。 1938年,初中毕业,考入四川省立成都中学(今北京师范大学成都实验中学)。 1942年秋,闵恩泽从成都来到重庆,进入国立中央大学学习。 1946年夏,闵恩泽从重庆国立中央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后,应父亲要求回到成都,在成都自来水公司作化验员;随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位于上海的中国纺织建设公司第一届印染技术人员培训班,毕业后担任练习技术助理员。 1947年9月,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陆婉珍去了美国,在伊利诺伊大学化学系攻读硕士学位。受到陆婉珍的鼓励,闵恩泽也决定赴美留学。 留学之路 1948年3月,闵恩泽带着一张半年生活费和学费的外汇支票以及同事借给他的25美元,登上了去美国的“哥顿号”邮轮,开始了自费留学生涯。闵恩泽进入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师从科佛特(J. H.Koffolt)教授,年底获得了硕士学位;他靠奖学金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并于1951年7月获得博士学位。 1950年,闵恩泽和陆婉珍的博士论文的实验工作都基本完成;同年6月,两人正式步入了婚姻殿堂。由于朝鲜战争影响,1949年起,美国政府不允许学理、工、农、医的中国留学生离境,闵恩泽和陆婉珍归乡不得,只能先找工作生存下来。 1951年起,闵恩泽进入美国芝加哥纳尔科化学公司工作,担任高级工程师,负责研发燃煤锅炉中的结垢和腐蚀、氨水灌溉农田管道防堵和柴油安定性等课题,并一干就是四年。在纳尔科的四年,他学到了在企业搞科研的宝贵经验,也逐渐在美国站稳脚跟,但他始终认为自己的根在中国,他要回来报效祖国。 艰难回国 1955年,闵恩泽夫妇在朋友的帮助下,取道香港,历尽波折,终于回到了中国,进入石油工业部北京石油炼制研究所工作,从此开始了发展中国炼油工业和研制催化剂的人生历程。 1956至1966年的十年间,闵恩泽历尽艰辛,打破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封锁,成功研发了铂重整催化剂、磷酸硅藻土叠合催化剂、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和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的生产技术,解了国防之急、炼油之急;建成了兰州、长岭、抚顺、锦州等催化剂厂和车间,被誉为中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人。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闵恩泽正满腔热情地投入石油炼制技术的研发中,却被送进 “牛棚”,成了被调查和清查对象。“牛棚”岁月给他以折磨,也磨练了他的身心。在度过最初的迷茫、不解之后,闵恩泽恢复了平静,他以乐观的心态做好每一件事,表现出了困难中的坚韧和对事业的不懈追求。在“牛棚”里,他借写交代材料的机会,把以前催化剂研究过程中的成败得失都记录下来,总结经验教训,成为他日后催化剂研究的宝贵财富。 1970年,闵恩泽从“牛棚”里出来不久,即被派往抚顺,参加燃化部组织的“三氢会战”,同时参加了扶余的原油浸没燃料的会战;随后参加了长岭加氢催化剂会战,荆门炼厂裂解焦油制苯攻关。后来他又帮助周村催化剂厂脱贫致富,由弱变强。 1979年,作为三人代表团成员,闵恩泽去罗马尼亚成功地恢复了世界石油大会中国国家委员会席位。 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87年,担任世界石油大会分会主席,主持《未来的炼油厂》报告。 1991年,闵恩泽被推选为科学程序委员会通讯委员,并担任“研究”主题的专题论坛主席。 1993年,当选为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 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1995年,闵恩泽主持化学部咨询项目“推进化工生产可持续发展的途径─绿色化学与技术”。 1997年,“九五”重大基础研究项目“环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学与化学反应工程”启动,闵恩泽受命任项目主持人。 2008年,获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11年,一颗小行星被永久命名为“闵恩泽星”。 2013年,闵恩泽个人捐资400万元,中国石化捐资800万元,由中国工程院和中国石化联合设立“闵恩泽能源化工奖基金”。 因病去世 2016年3月7日上午5时5分,闵恩泽先生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93岁。闵恩泽陆婉珍 1942年秋天,在中华民族蒙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奴役的苦难岁月,闵恩泽和陆婉珍这两个年方18、素不相识的青年男女,怀着科学救国的共同理想,从不同的地方不约而同地来到位于陪都重庆的中央大学求学。两人一见钟情,却在毕业时各奔前程。 1947年初,陆婉珍作出了一个让家人十分震惊的抉择,这位大家闺秀只身一人带着外婆给她的一枚金戒指作为盘缠赴美求学。一年后,闵恩泽循着陆婉珍的足迹,也赴美留学。 1950年6月,闵恩泽和陆婉珍双双通过博士论文答辩。一个良辰吉日,在神圣悠扬的婚礼进行曲中,英俊儒雅的闵恩泽挽着身披洁白婚纱的新娘陆婉珍款款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1955年底,闵恩泽和陆婉珍绕道香港,辗转回到祖国,当他们踏上祖国大地的那一刻,泪水夺眶而出。 五十多个春秋,闵恩泽陆婉珍夫妇走过了银婚,又走过了金婚。他们相濡以沫,始终如一。闵恩泽女儿 闵恩泽与陆婉珍唯一的女儿久居美国。 女儿曾对闵恩泽说:“你脑子比较简单。一天到晚就在想你那个催化剂的事。”或许还是女儿最了解父亲所思所想。 闵先生的女儿说,闵老在弥留之际,最后的话是询问其学生的科研项目进展如何。人物评价 在国家需要的时候,闵恩泽站出来!燃烧自己,照亮能源产业。把创新当成快乐,让混沌变得清澈,他为中国制造了催化剂。点石成金,引领变化,永不失活,他就是中国科学的催化剂!(感动中国组委会授予闵恩泽的颁奖词) 闵恩泽心系国家发展,为中国石化工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闵恩泽十分关心工程院的工作,积极参加工程院的各项活动,为工程院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闵恩泽热爱祖国、尊重科学、开拓创新、敬业奉献,是中国工程科技界的楷模和学习的榜样。(中国工程院院长周济评) 闵先生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强烈的责任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石化石科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何鸣元评) 闵先生本身就像是促进学生成才的催化剂。他要求学生的论文一定要有创新点,否则肯定过不了关。(闵恩泽学生宗保宁评) 闵先生虽然严格,但是和闵先生在一起研究科研项目,思想上没有任何拘束,因为闵先生允许我们对他说‘NO’,只要你的思路合理、判断合情,闵先生都会认真倾听。(闵恩泽学生姚志龙评) 闵恩泽的巨大贡献,不仅仅在于卓越的科研成果,更在于他带出了一支勇于攻关、善于团结、勤谨踏实的科研队伍,为石化研究储备了一个人才库。(中国石化石科院院长龙军评) 闵恩泽对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专注,非常投入,每当学术领域有新鲜的东西进来时,他总能敏锐地领会到,并凭借长期的积累对这些新鲜的东西做出正确的选择。(闵恩泽夫人、中国科学院院士陆婉珍评)

悼念闵恩泽院士:孜孜不倦求创新

一生的挂念:国家、企业与基础科研

——沉痛悼念闵恩泽院士

■本报记者 王佳雯

2016年3月7日凌晨5点5分,第三至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闵恩泽,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病房里,走完了他93年的人生历程。据闵恩泽秘书谢文华介绍,闵恩泽追悼会将于3月13日上午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闵恩泽曾总结自己几十年的工作历程称,他一生做了三类工作:满足国防急需和炼厂急需的工作,帮助石化企业摆脱困境的工作,以及基础性、战略性、长远性科技研发工作。无论是国家需要、企业需求还是科研导向,闵恩泽从来都是兢兢业业、无怨无悔。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去其家中吊唁。闵先生的女儿对他说,闵老在弥留之际,最后的话是询问其学生的科研项目进展如何。“感人至深!闵老作为炼油催化奠基人和绿色化学开拓者,忠心爱国、尊重科学、培养人才,真是‘大师西去风范长存,薪火传承后生永记’!”谢克昌对《中国科学报》表示。

用行动诠释爱国

“闵老先生1月8日因肺炎住院,没想到病情不断恶化,最终因肺部衰竭离开了我们。”谢文华悲伤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谈到恩师闵恩泽,谢文华首先想到的便是“爱国”。“闵老特别爱国,凡事都从大处着眼。”谢文华说。

爱国对于闵恩泽而言并非一个空洞的口号,他用一生行动为“爱国”二字赋予了朴实无华的内涵。

上世纪60年代初,石油工业部为长远规划,决定自力更生在兰州炼油厂建设国防急需的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厂,以摆脱外国技术制约。

那时的闵恩泽被任命为副总指挥,从工厂设计,到操作规程、分析化验,他几乎承担起了催化剂厂建设期间的所有技术问题。当兰州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厂建成,并攻克水玻璃高压釜超温等一系列技术难题后,当时炼油厂库存的进口催化剂也已面临枯竭。而闵恩泽负责筹建的催化剂厂,产出了质优、价廉的催化剂,保障了军民航空汽油的供应。

就在这次被称为“兰炼会战”的高强度科技攻关之后,闵恩泽罹患肺癌,不得不手术摘除右肺下部两片肺叶和一根肋骨。

“从那以后,闵老虽然健康,但身体还是不如从前,最爱的乒乓球不打了,有时爬楼也会喘。”谢文华回忆称。

本文由人物历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悼念闵恩泽院士,闵恩泽陆婉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