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攸之与沈庆之,南北朝时期古代将军沈攸之简

- 编辑: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沈攸之与沈庆之,南北朝时期古代将军沈攸之简

沈攸之出生浙江德清,是沈庆之的堂侄儿,南北朝南朝宋时期的名将。沈攸之家境贫寒,早年丧父,曾跟随沈庆之南征北战,颇有战功,后与沈庆之反目成仇,甚至参与了诛杀沈庆之等人的行动。沈攸之曾任征西大将军、荆州刺史、顾命大臣等职,封爵贞阳县公;曾平定刘子勋之乱,后起兵反抗萧道成。公元478年,沈攸之兵败自缢而死,首级被送到京师,身首异处。人物生平 随叔征战 沈攸之少年丧父,家境贫穷。450年,北魏南侵,宋文帝为此征发三吴壮丁。沈攸之也被选入,跟随堂叔沈庆之征战。 452年,沈攸之随沈庆之征讨西阳五水蛮,升为队主。453年,孝武帝在巴口起兵讨伐刘劭,任命沈攸之为南中郎府长史,兼行参军。同年五月,刘劭被杀,沈攸之因功被封为太尉行参军、平洛县五等侯,后又改任大司马行参军。 456年,孝武帝恢复已被废置的都部从事,命沈攸之管理长江北岸刑事,孔璨管理南岸刑事。后来,孝武帝再次废除都部从事职务,任命沈攸之为员外散骑侍郎。 459年,沈攸之随沈庆之征讨广陵,屡战有功,获赐、仇池步槊。同年七月,广陵城破,孝武帝本欲对他厚加赏赐,但在沈庆之的劝阻下作罢,改任他为太子旅贲中郎。从此,沈攸之对沈庆之非常痛恨。 463年,沈攸之因母亲去世,回家守孝,期满后被起复为龙骧将军、武康县县令。 值守宫廷 465年,沈攸之被任命为车骑中兵参军,并到宫中值守,与宗越、谭金等人深受前废帝宠信。前废帝诛杀王公大臣,沈攸之都参与其中,还亲自杀死沈庆之。不久,沈攸之封东兴县侯,改任右军将军。 同年十二月,湘东王刘彧继位,是为宋明帝,沈攸之依例被削去封爵。不久,宗越密谋造反,沈攸之告发有功,再次到宫中值守,又出任东海太守。 讨平子勋 466年,四方藩镇不服明帝,纷纷起兵反叛,晋安王刘子勋率军逼近京城。宋明帝命建安王刘休仁与王玄谟率军征讨,尚未赴任的沈攸之被改任为宁朔将军、寻阳太守,率军出镇虎槛。当时,王玄谟尚未出兵,前锋十支军队已经相继赶到虎槛,互不统属。沈攸之认为这会导致溃败,于是统一各军号令。 当时,殷孝祖担任前锋都督,不得将士拥戴,而沈攸之对内安抚士兵,对外联合众将,深得军心。不久,敌将钟冲之、薛常宝占据赭圻(今安徽繁昌西北长江南岸),殷孝祖在作战时中箭而死,军主范潜投敌,以致全军惊骇,都推举沈攸之代替殷孝祖为都督。 刘休仁正屯兵虎槛,闻知殷孝祖死讯,便派宁朔将军江方兴、龙骧将军刘灵遗率兵支援。沈攸之认为殷孝祖一死,明天如不再次发动进攻,则示敌以弱,而江方兴和自己名位不相上下,必不愿意服从自己,如军令不一,则此战必败,于是率众军主拜见江方兴,道:“四方藩镇同时反叛,朝廷控制的地方,不过只有方圆百里。两军刚刚交锋,殷孝祖便战死,以致士气受挫,朝廷忧心。如果明天不能打胜,那么大事便难以成功。今早,大家都认为我应该当统帅,但我为人胆小,本领远不如你,现在便推选你当统帅,我们应该相互合作努力奋斗。”江方兴非常高兴。 沈攸之出来后,面对众军主的埋怨,道:“你们忘了廉颇与蔺相如、寇恂与贾复的故事了吗?我只是要拯救国家,怎能计较官位的高低?况且我能向他让步,他必定不能向我让步。如今为的是共同解救当前的危机,怎么能自己树立异端呢?”次日,官军进军赭圻城外大败叛军,一直追到姥山,又攻取胡白二城。不久,沈攸之便被任命为假节、辅国将军,都督前锋诸军事。 薛常宝在赭圻粮尽,屯兵浓湖的叛军大将刘胡便将米装在布袋里,然后牢牢捆绑在船舱中,再把船掀翻,让船顺风流下,把米载到赭圻。沈攸之怀疑这些船只有问题,让人把船翻过来查看,于是得到了许多粮食。沈攸之的族侄沈怀宝,也是叛军将领,他派亲信杨公赞携带密信招诱沈攸之。沈攸之将杨公赞斩首,把沈怀宝的书信呈给明帝。不久,沈攸之攻克了赭圻,因功升为使持节、冠军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 同年六月,袁顗又率军进驻鹊尾。沈攸之部将张兴世越过鹊尾,占据上游的钱溪(今安徽贵池东梅根港)。刘胡攻击钱溪时,沈攸之便率众将进攻浓湖。当时,袁顗命人传话说已经攻破钱溪,众将都很惊慌。沈攸之道:“如果钱溪已被攻取,一定会有几人逃回来,这一定是他们进攻不利,传播假消息来恐吓我们。”勒令军中不许乱动。不久,钱溪果然有人传信,说是击败了叛军。沈攸之便将钱溪送来的叛军割掉耳鼻,送给袁顗,袁顗马上追回刘胡。 沈攸之又率众军全力攻击袁顗。鹊尾粮尽,叛军派一千多人到南陵运米,被官军打败。刘胡见势不妙,率先逃跑,袁顗也逃跑了。沈攸之率军追赶,袁顗于途中被杀。 当时,赭圻、浓湖城破,叛军丢下大量物资,官军各部纷纷抢夺,只有沈攸之与张兴世约束部队。不久,沈攸之攻入寻阳,擒斩刘子勋,因功封为前将军、郢州刺史,又改任中领军,封贞阳县公。 征伐彭城 同年十月,原响应刘子勋的徐州刺史薛安都遣使请降。宋明帝任命沈攸之为假节、前将军,并命他和镇军将军张永率五万兵马迎接薛安都。薛安都惊惧之下,转而投降北魏,并求援兵。十二月,沈攸之进逼彭城,驻军于下礚,又派部将王穆到武原守护辎重。结果,王穆之被魏军击败,粮车被毁,沈攸之被迫退兵,损失惨重。 467年正月,沈攸之留长水校尉王玄载,积射将军沈韶驻守下邳、宿豫,并在睢陵、淮阳设置戍堡,自己返回淮阴。随即,沈攸之被罢去官职,只以县公的身份统领兵马。不久,沈攸之请求北伐,被拒绝后又入朝面陈。宋明帝仍不批准,命他返回淮阴。同年六月,沈攸之亲自率军将粮草送给下邳,并在城外挖掘深壕,又派龙骧将军垣扬之将下邳百姓迁到淮阴。 当时,魏军派人到下邳,诈称道:“薛安都打算投降,你快派人来迎接。”沈攸之的副将吴喜相信了,建议派人前去。后来,来报信的人越来越多,吴喜就更加相信了。沈攸之将那些来报信的人召集起来,对他们道:“薛安都早应回到朝廷,现在想回来,也还来得及,他只要派子弟来,我一定就会派大军迎接。你们如果能和薛家子弟一同来,就能让回到本乡县当长官,这都由你们决定。如果不能,就不用徒劳往返了。”从此,这些人一去再不回来。 七月,宋明帝命沈攸之进攻彭城。沈攸之则认为粮运不便,前后七次提出不可出兵。宋明帝大怒,下诏道:“你春天请求出兵,我怕士兵疲劳,况且去年刚败,士气低落,没有允许。现在你就不肯出兵了,你若不去不做,让吴喜独自去好了。”沈攸之只好出兵。 沈攸之刚刚行到迟墟,宋明帝却又后悔了,让他撤军。沈攸之只好退回下邳,但是魏军紧追不舍。沈攸之与魏军交战,结果身受重伤,趁夜进入陈显达的营寨。当夜,宋军溃散,沈攸之丢下军队逃回淮阴,暂代冠军将军,并代理南兖州刺史。 担任顾命 468年,宋明帝任命沈攸之为吴兴太守。沈攸之推辞不受,被改任为左卫将军、太子中庶子。469年,沈攸之出任监郢州诸军、郢州刺史。470年,沈攸之又进号镇军将军。 472年,宋明帝驾崩,其子刘昱继位,是为后废帝。沈攸之被任命为顾命大臣,进封安西将军、散骑常侍。这时,巴西百姓李承明造反,擒获太守张澹,而荆州刺史已离职,新任刺史尚未到任,后废帝遂命沈攸之暂管荆州事务。沈攸之到任后,李承明已被平定,于是被正式任命为都督八州诸军事、镇西将军、荆州刺史。 盘踞荆州 沈攸之自认为才略过人,当初在郢州时,便暗藏反意,后来调任荆州,把郢州的精兵也带去了。沈攸之到荆州后,以讨伐蛮族为名,征发民力,召集士卒,部署军务,仿佛敌军将至,又征收重税,修缮兵甲,养马两千余匹,造船近千艘。此外,沈攸之还截留过境士子、商旅,藏匿亡命之徒,引起朝廷的猜疑、忌惮。 后来,沈攸之的不臣之心更是明显,对朝廷制度,从不遵奉,富贵程度,不亚王公,夜晚所有厢房走廊灯火通明,通宵不灭。后房妓妾达数百人,都是一时绝色。 474年,江州刺史桂阳王刘休范密谋造反,命道士陈公昭送信给沈攸之,称其为“沈丞相”。沈攸之不拆信,并将陈公昭交付朝廷。不久,刘休范起兵袭击京城。沈攸之对僚佐道:“桂阳王如今造反,必定声称与我一同起兵。我若不赶快勤王,一定会引起怀疑。”于是派部将孙同、沈怀奥率兵东下,受郢州刺史晋熙王刘燮的指挥。孙同刚过夏口,刘休范已被平定,便返回荆州。七月,朝廷进封沈攸之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但是,沈攸之推掉了开府之职。 当时,沈攸之在外专权,朝廷多次想召他回朝,但是担心他不听诏令,只好作罢。后来,众大臣以皇太后的名义派中使去荆州,探查他的意图。中使问沈攸之道:“你一直在外辛苦,应该回到京城,然而你的职位特别地重要,换人非常困难,是回去还是留下,都由你做主。”沈攸之回答道:“我蒙受国家的大恩,才能做到这么大的官职。我能力平庸,本来不配当朝廷大官,如今防守边疆,讨伐反叛的蛮族,还能勉强胜任。虽然皇太后想我回去,我怎么敢自定去留,这事情我完全听从朝廷的旨意。”从此,朝廷更加忌惮沈攸之,调他回朝之事从此作罢。 476年,建平王刘景素在京口造反,沈攸之再次响应朝廷。不久,刘景素被平定。 起初,巴东建平蛮造反,沈攸之派兵讨伐。不久,刘景素造反,沈攸之便追回这支军队。巴东太守刘攘兵与建平太守刘道欣都怀疑沈攸之有野心,便截断巫峡的归路,不让荆州军队回去。当时,刘攘兵的长子刘天赐是荆州西曹,沈攸之便派他劝说刘攘兵。刘攘兵得知确实是刘景素造反,便解除武装,向沈攸之谢罪。但是,刘道欣仍坚守建平,不听刘攘兵劝说。刘攘兵便与荆州伐蛮军一起夺取建平,斩杀刘道欣。 起兵叛乱 477年,后废帝被杀,萧道成立其弟刘准为帝,是为宋顺帝。沈攸之进封为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并获赐班剑武士二十人。 当初,沈攸之在荆州时与直阁将军高道庆关系不和睦,后来高道庆回朝,称沈攸之造反,请求袭击荆州,萧道成等人都没有同意。杨运长等人也与沈攸之不和,便与高道庆合谋,派刺客刺杀,结果没有成功。这时,后废帝被杀,主簿宗俨之、功曹臧寅便劝沈攸之起兵。沈攸之因为长子沈元琰还在京城,便没有答应。 不久,萧道成派沈元琰将后废帝剖人斩人的工具带给沈攸之看。沈攸之认为萧道成名望地位一直都不如自己,如今却掌握朝政,心中非常不满,对沈元琰道:“我宁可像王凌一样死去,也不愿像贾充一样活着。”但是,由于他的亲信有不同意见,因此没有起兵。 同年十二月,沈攸之传檄四方,自称得太后密旨,邀雍州刺史张敬儿、豫州刺史刘怀珍、梁州刺史范柏年、司州刺史姚道和、湘州行事庾佩玉、巴陵内史王文和一同起兵。结果,张敬儿、刘怀珍、王文和斩杀使者,表奏朝廷;范柏年、姚道和、庾佩玉也是首鼠两端。 萧道成得报,命侍中萧嶷代镇东府,抚军行参军萧映镇京口,又命右卫将军黄回为郢州刺史,总督前锋诸军讨伐沈攸之。 兵败自缢 十二日,沈攸之命部将孙同、刘攘兵、王灵秀等人相继东进。二十四日,沈攸之亲自率武茂宗、沈韶等人到达夏口。沈攸之自恃兵力强大,认为郢城弱小,不值一攻。柳世隆据守郢城,派人到西渚挑战,前军中兵参军焦度也在城楼上肆意辱骂。沈攸之被激怒,改变了预定长驱东下的计划,命诸军登岸点火烧其外城,筑建长围,昼夜攻战。柳世隆尽力防守,沈攸之不能破城。 由于沈攸之长时间攻不破郢城,手下将士也丧失了信心。478年,刘攘兵烧毁军营,向官军投降,其他各路部队纷纷动摇,沈攸之再也控制不住乱势。次日,沈攸之将刘攘兵的儿子刘天赐斩首,率领残部渡江。到达鲁山时,残兵纷纷逃散,沈攸之只得返回江陵。 当初,张敬儿斩杀沈攸之的使者,趁沈攸之东进便出兵偷袭江陵。留守江陵的江乂、傅宣出逃,沈元琰被杀,张敬儿又将沈攸之的子孙诛杀。 沈攸之快到江陵时,得知江陵陷落,只好和儿子沈文和逃到华容境内,在栎林自缢而死。不久,当地村民将他父子的首级砍下,送到江陵。张敬儿把沈攸之的首级放到盾牌上,用青布伞覆盖盖,到各集市上展览,然后送到建康。沈攸之与沈庆之 沈攸之的父亲沈叔仁与沈庆之是“从父兄”,二人是同一祖父的堂兄弟,所以沈攸之就是沈庆之的堂侄儿。 沈攸之早年曾随堂叔沈庆之征战,屡立战功,孝武帝刘骏本来有意加以赏赐,但在沈庆之的阻挠下并未实现,从此沈攸之对沈庆之十分痛恨。孝武帝刘骏死后成为前废帝的亲信,参与诛杀包括堂叔沈庆之在内的王公大臣。沈攸之的故事 长得丑不让当队长 以貌取人这种事啥时候都能发生。沈攸之从小就很有将帅之才,加上堂叔沈庆之的培养,可以说未来可期。不过沈攸之有个毛病就是长得丑,他曾经因为长相被刘遵考拒绝。 沈攸之从军时向领军将军刘遵考请求担任队长,但是刘遵考却说:“你长得丑不能当队长。”沈攸之听后说:“以前就听说孟尝君长得矮都能当上齐国宰相,如今当队长却要长得好看?” 之后沈攸之立下了不少功勋,故意当着南宋明帝问刘遵考:“长得丑的人现在如何?”宋明帝询问下将往事告知,宋明帝简直要笑哭。 矫情收买人心 沈攸之当时想要招贤纳士,听闻随郡的双泰很有能耐,但就是不肯前来。后来双泰到了江陵做生意,沈攸之便将他留下,给他高官厚禄,但双泰真心不在此,没几天就逃走了。沈攸之于是派人去追,结果双泰真的杀了好几个追兵,且来不及带上母亲,于是一个人逃到蛮地,于是追捕的人便将他的母亲抓走了。双泰知道后只好回来,沈攸之没有问罪,还赏了他一万钱,让他担任队主,并对众人说:“这就是个孝子啊!”人物评价 萧道成:攸之狡猾用数,图全卖祸,既杀从父,又害良朋。虽吕布贩君,郦寄卖友,方之斯人,未足为酷。 沈约:攸之伺隙西郢,年逾十载,擅命专威,无君已积。及天厌宋道,鼎运将离,不识代德之纪,独迷乐推之数,公休既覆其族,攸之亦屠厥身。夫以衅乱自终,固异代如一也。 李延寿:攸之地处上流,声称义举,专威擅命,年且逾十。终从诸葛之梦,代德其有数乎? 司马光:为政刻暴,或鞭挞士大夫;上佐以下,面加詈辱。然吏事精明,人不敢欺,境内盗贼屏息,夜户不闭。 王应麟:“宁为袁粲死,不作褚渊生”,宋石头城之谣也。“宁为王凌死,不为贾充生”,宋沈攸之之言也。“悲君感义死,不作负恩生”,陈鲁广达之留名也。“与其含耻而存,孰若蹈道而死”,秦郭质之移檄也。“与其屈辱而生,不若守节而死”,燕贾坚之固守也。“宁为南鬼,不为北臣”,则有齐新野之刘思忌。“宁为赵鬼,不为贼臣”,则有赵仇池之田崧。“宁为国家鬼,不为贼将”,则有魏樊城之庞德。“宁为国家鬼,不为羌贼臣”,则有晋河南之辛恭靖。之人也,英风劲气,如严霜烈日,千载如生。其视叛臣要利者,犹犬彘也。 王夫之:苍梧之昏虐,安成之巽愞,皆道成所不以置诸目中者,所与争天下者,攸之而已。攸之又岂有刘氏之子孙在其意中乎?攸之之欲为道成也,非一日也。兵已顺流直下,而道成授首于内,则攸之歌舞而入,挟重兵,居大功,握安成于股掌,二子欲与异而固不能。委社稷于攸之,掷宗祊于道成,有以异乎?

值守宫廷

薛常宝在赭圻粮尽,屯兵浓湖的叛军大将刘胡便将米装在布袋里,然后牢牢捆绑在船舱中,再把船掀翻,让船顺风流下,把米载到赭圻。沈攸之怀疑这些船只有问题,让人把船翻过来查看,于是得到了许多粮食。沈攸之的族侄沈怀宝,也是叛军将领,他派亲信杨公赞携带密信招诱沈攸之。沈攸之将杨公赞斩首,把沈怀宝的书信呈给明帝。不久,沈攸之攻克了赭圻,因功升为使持节、冠军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

别名:沈仲达

463年,沈攸之因母亲去世,回家守孝,期满后被起复为龙骧将军、武康县县令。

同年六月,袁顗又率军进驻鹊尾。沈攸之部将张兴世越过鹊尾,占据上游的钱溪(今安徽贵池东梅根港)。刘胡攻击钱溪时,沈攸之便率众将进攻浓湖。当时,袁顗命人传话说已经攻破钱溪,众将都很惊慌。沈攸之道:“如果钱溪已被攻取,一定会有几人逃回来,这一定是他们进攻不利,传播假消息来恐吓我们。”勒令军中不许乱动。不久,钱溪果然有人传信,说是击败了叛军。沈攸之便将钱溪送来的叛军割掉耳鼻,送给袁顗,袁顗马上追回刘胡。

职业:将领

随叔征战

参见:宋平刘子勋之战

逝世日期:478年3月

沈攸之出来后,面对众军主的埋怨,道:“你们忘了廉颇与蔺相如、寇恂与贾复的故事了吗?我只是要拯救国家,怎能计较官位的高低?况且我能向他让步,他必定不能向我让步。如今为的是共同解救当前的危机,怎么能自己树立异端呢?”次日,官军进军赭圻城外大败叛军,一直追到姥山,又攻取胡白二城。不久,沈攸之便被任命为假节、辅国将军,都督前锋诸军事。

民族:汉族

中文名:沈攸之

同年十二月,湘东王刘彧继位,是为宋明帝,沈攸之依例被削去封爵。不久,宗越密谋造反,沈攸之告发有功,再次到宫中值守,又出任东海太守。

452年,沈攸之随沈庆之征讨西阳五水蛮,升为队主。453年,孝武帝在巴口起兵讨伐刘劭,任命沈攸之为南中郎府长史,兼行参军。同年五月,刘劭被杀,沈攸之因功被封为太尉行参军、平洛县五等侯,后又改任大司马行参军。

456年,孝武帝恢复已被废置的都部从事,命沈攸之管理长江北岸刑事,孔璨管理南岸刑事。后来,孝武帝再次废除都部从事职务,任命沈攸之为员外散骑侍郎。

国籍:中国

本文由人物历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沈攸之与沈庆之,南北朝时期古代将军沈攸之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