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耿恭后人,这支堪称

- 编辑: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耿恭后人,这支堪称

耿恭出生扶风茂陵,年少时就成为了孤儿,是东汉时期的著名将领、官员。他颇有将帅的谋略之才,曾任司马、戊己校尉、骑都尉、长水校尉等职;曾参与攻打车师的战役、将车师纳入东汉版图,又两次迫使北匈奴领兵撤退,收服没有投降的羌人部落,功勋卓越。之后,耿恭被弹劾入狱,最终老死家中。人物生平 担任校尉 耿恭的父亲耿广很早便已去世,耿恭年少时就成为了孤儿。耿恭为人慷慨多谋略,有将帅的才能。 永平十七年十一月,骑都尉刘张出兵攻打车师,请耿恭担任司马,和奉车都尉窦固以及耿恭堂弟驸马都尉耿秉打败并使车师投降。东汉朝廷开始在西域设置西域都护、戊己校尉,于是任命耿恭为戊己校尉。屯兵后王部金蒲城,任命谒者关宠也为戊己校尉,屯守前王柳中城,每个驻屯地各设几百人。耿恭到达任所,送文书到乌孙国,显示东汉朝廷的威望恩德,乌孙国王以下的人都非常高兴,派使者向东汉朝廷进贡名马,并献上汉宣帝时赐给公主的赌具,希望派乌孙王子入朝侍奉。耿恭于是派使者赠送金子、织物,迎接乌孙王子入朝侍奉。 抵御匈奴 永平十八年三月,北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率领两万骑兵攻打车师。耿恭派司马领兵三百人前往援救车师,途中遭遇北匈奴大军,因寡不敌众,全军覆没。于是北匈奴打败并杀死车师后王安得,继而攻打金蒲城。由于城中兵少,形势危急,耿恭便亲自登城与北匈奴人交战。耿恭把毒药涂在箭上,传话给北匈奴人说:“这是汉朝神箭,中箭者必出怪事。”于是用硬弓射箭。中箭的北匈奴人,看到伤口处血水沸涌,大为惊慌。当时正好出现狂风暴雨,耿恭军乘雨攻打北匈奴,杀伤众多北匈奴人。北匈奴人十分震恐,相互说道:“汉军有神力,真可怕啊!”于是解围撤退。 永平十八年五月(《资治通鉴》作六月),耿恭因疏勒城边有溪流可以固守,便率军占据该城。七月,北匈奴再次前来进攻耿恭,耿恭招募先锋几千人直奔北匈奴,北匈奴骑兵逃散,在城下堵绝溪流。耿恭在城中掘井十五丈,仍不出水。官兵焦渴困乏,甚至挤榨马粪汁来饮用。耿恭亲自带领士兵挖井运土,不久,泉水涌出,众人齐呼万岁。耿恭便命官兵在城上泼水给北匈奴人看。北匈奴人感到意外,以为有神明在帮助汉军,于是领兵撤退。 遭围回国 永平十八年六月,西域的焉耆和龟兹两国攻打西域都护陈睦,陈睦全军覆没。北匈奴的军队则在柳中城包围关宠。 永平十八年八月,汉明帝去世,朝廷正是大丧之机,没有派出救兵。于是车师再度反叛,和北匈奴一道进攻耿恭。耿恭激励士兵进行抵抗。车师后王夫人的祖先是汉人,经常暗中把敌情告诉耿恭,又供给他粮食军饷。几个月后,汉军粮食耗尽,便用水煮铠甲弓弩,吃上面的兽筋皮革。耿恭和士兵以诚相待,同生共死,所以众人全无二心,但死者日渐增多,只剩下了数十人。北匈奴单于知道耿恭已身陷绝境,定要让他投降,便派使者去招降耿恭说:“你如果投降,单于就封你做白屋王,给你女子为妻。”耿恭引诱使者登城,亲手将他杀死,在城头用火炙烤北匈奴使者尸体。北匈奴单于大为愤怒,又增派援兵围困耿恭,但仍不能攻破城池。当时,关宠上书朝廷请求救援,汉章帝采纳司徒鲍昱的建议,派征西将军耿秉屯守酒泉,派酒泉太守秦彭、谒者王蒙、皇甫援征发张掖、酒泉、敦煌三郡以及鄯善部队,共七千多人,前往救援。 建初元年正月,秦彭等人率军在柳中集结,进击车师,攻打交河城,斩杀三千八百人,俘虏三千余人。北匈奴惊慌而逃,车师再度投降东汉。 这时,关宠已经去世,王蒙等人打算引兵东归。耿恭的一位军吏范羌当时正在王蒙军中,他坚持要求去援救耿恭。将领们不敢前往,便分出两千救兵交给范羌。范羌经由山北之路去接耿恭,途中曾遇到一丈多深的积雪。援军精疲力尽,仅能勉强到达。耿恭等人夜间在城中听到兵马之声,以为北匈奴来了援军,大为震惊。范羌从远处喊道:“我是范羌。朝廷派部队迎接校尉了!”城中的人齐呼万岁。于是打开城门,众人互相拥抱,痛哭流涕。次日,他们便同救兵一道返回。北匈奴派兵追击,汉军边战边走。官兵饥饿已久,从疏勒城出发时,还有二十六人,沿途不断死亡,到三月抵达玉门时,只剩下了十三人。这十三人衣衫褴褛,鞋履洞穿,面容憔悴,形销骨立。中郎将郑众为耿恭及其部下安排洗浴,更换衣帽。并上书朝廷说:“耿恭以微弱的兵力固守孤城,抵抗匈奴数万大军,经年累月,耗尽了全部心力,凿山打井,煮食弓弩,先后杀伤敌人数以千计,忠勇俱全,没有使汉朝蒙羞。应当赐给他荣耀的官爵,以激励将帅。”耿恭到达洛阳后,鲍昱上奏称耿恭的节操超过苏武,应当封爵受赏。于是任命耿恭为骑都尉,任命耿恭的司马石修为洛阳市丞,张封为雍营司马,军吏范羌为共县丞,剩下九人都授予羽林之职。耿恭母亲在此之前就已去世,等耿恭回来,补行丧礼,汉章帝下诏派五宫中郎将馈赠牛和酒解除丧服。 获罪免官 建初二年,耿恭升任长水校尉。同年八月,金城和陇西的羌人反叛。耿恭上书谈论对付羌人的策略,汉章帝召耿恭进宫询问详情。汉章帝于是派代理车骑将军马防和耿恭率领北军的越骑、屯骑、步兵、长水、射声等五校兵以及各郡的弓弩射手,共三万人,讨伐羌人。耿恭屯守枹罕,屡次和羌人交战。 建初三年秋天(《资治通鉴》作正月),马防进攻羌人烧当部落首领布桥,布桥大败,率领部众一万余人投降。汉章帝下诏,命令马防回朝。耿恭留下来攻打各处没有投降的羌人部落,斩杀、俘虏一千多人。于是,羌人勒姐部落、烧何部落等十三个部落共数万羌人,全部向耿恭投降。耿恭曾因上书奏事冒犯过马防,监军谒者便秉承马防的意思,弹劾耿恭不留意军事,接受诏书时心怀不满。耿恭因此获罪而被召回朝廷,逮捕入狱,并罢免其官职遣送原籍,耿恭最终老死家中。耿恭后人 儿子耿溥,官至京兆虎牙都尉。 孙子耿宏,耿溥之子 孙子耿晔,耿溥之子,官至度辽将军。耿恭十三勇士归玉门 “......吏士素饥困,发疏勒时尚有二十六人,随路死没,三月至玉门,唯余十三人。衣屦穿决,形容枯槁。中郎将郑重为恭以下洗沐易衣冠。” 公元74年,朝廷重置西域都护,并任命耿恭和关宠为戊已校尉。第二年,北匈奴进攻车师国并杀死车师后王,之后转攻耿恭所在的驻地,耿恭与官兵被困城中。然而此时汉明帝驾崩,救兵还未到来,车师国又背叛汉朝,与北匈奴合攻耿恭,可谓腹背受敌。 耿恭与将士们弹尽粮绝,却始终不肯投降匈奴,坚守城池。直至汉章帝继位,出兵攻打北匈奴,耿恭与将士才得以解围。当援兵到来之时,城中只剩下26人了,等他们随汉军回到玉门关时只剩下13人,且每个人都衣衫褴褛、面容枯槁,玉门关守将们看后感动流泪,为他们沐浴更衣。 当时的东汉,汉明帝逝世,汉章帝刚刚继位,朝中就要不要派救兵援助耿恭展开了激烈讨论。最终,司徒鲍昱的一席话:“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荡气回肠,令反对派羞愧不已。于是汉章帝下令7000人驰援耿恭,此次救援也被称作东汉版“拯救大兵瑞恩”。历史评价 郑众:“恭之节义,古今未有。” 鲍昱:“恭节过苏武” 范晔《后汉书》:①“慷慨多大略,有将帅才。”;②“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 杜牧:“周有齐太公,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诩、段颎,魏有司马懿,吴有周瑜,蜀有诸葛武侯,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李靖、李勣、裴行俭、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十七史百将传》:“孙子曰:‘兵以诈立。’恭以毒药傅矢,而谓汉家箭神。又曰:‘出其不意。’恭扬水以示虏而围解是也。” 黄道周《广名将传》:“恭为司马,破降车师。初置校尉,以恭为之。示汉威德,降及昆弥。匈奴争国,攻城甚危。毒箭射中,以为神奇。既解复至,据水绝资。笮粪解渴,死亡莫辞。耿恭拜天,清泉忽滋。扬水示敌,敌方解围。招降不降,杀使陈尸。怒而围城,食尽煮皮。范姜力救,方得迎归。归受一命,忤人复追。忠烈苦节,真不可为。”

汉朝的千里救援

派出的汉军顺利收复车师后,听闻己校尉关宠部队已全军覆没,便打算就此引兵还朝。此时耿恭之前派出求援的使者范羌也在军中,强请军队救援耿恭。诸将不愿前往,最终决定分兵两千人与范羌让范羌前去救援。范羌领兵趁夜来到城下,向城中遥呼一声:“我是范羌啊,汉朝派我来接你们回去了!”为了这一句话,耿恭他们在困厄中苦苦坚守了一年多的时间。城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相拥而泣。范羌只救回了二十六人,这其中还有十多人最终没能熬过回家的漫漫长路。当三个月后军队度过玉门关正式进入大汉疆土的时候,只剩下十三个人了。而这十三人却真正撑起了大汉军魂的脊梁。

至此,耿恭和他的将士们又化解了第二次危机。后世唐朝诗人王维曾在一首诗中写道“誓令疏勒出飞泉”。汉军也许并没有神明相助,但耿恭和他的将士们忠义节烈的气节和誓死坚守的勇气却是真的感动了上天。

在匈奴军卷土重来之前,耿恭决定引兵到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疏勒城据守。另一方面派出范羌尝试向西域都护和己校尉关宠求援。而耿恭不知道的是,此时的西域都护因焉耆和龟兹叛乱已被杀害,屯兵柳中城的关宠也被匈奴大军围困,自身难保。七月,匈奴复来。耿恭趁匈奴大军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敢死队冲杀匈奴的先头部队,匈奴骑兵不敌汉军,于是转而截断了疏勒城上游的水源。城中无水使汉军几乎陷入绝境,万般无奈之下,士兵们只能榨取马粪汁来解渴。另一边耿恭一直派人在城中凿井,但疏勒城位于半山腰上,想要在山腰凿出水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井一直凿到十五丈深都不见有水出,耿恭仰天长叹道:“曾听说贰师将军拔刀剌山就有飞泉涌出,汉德有神明庇佑,神明之灵怎么会穷尽于今日呢!”于是整衣向掘井处拜了两拜。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此时,井中泉水喷涌,源源不绝。耿恭命士兵将水肆意向城下泼洒,匈奴兵看到后惊讶不已,以为汉军如有神助,于是引兵离去。

对于耿恭的状况朝廷始终不甚明了,汉章帝即位后,朝廷又收到关宠从柳中城发来的求救信,这才召集公卿廷议是否应派兵救援之事。关于是否发兵救援,朝中俨然分成了两派,以司空为首主张不应救援的一派认为,大军为救几百人奔袭千里,得不偿失,况且此时西域情况不明,耿恭与关宠所率部很有可能已经以身殉国。而另一边以司徒鲍昱为首的一派则认为必须要救,鲍昱说:“如今只管派人去危难之地,一遇到紧急情况就弃置不顾,这是对外纵容蛮夷之暴虐,对内伤害忠义者之心啊。若以后边地无事则可,如果匈奴复来犯边,陛下再凭什么让那些将领为您平寇犯险?”这番话让章帝深以为然,最终决定发兵救援。

“誓令疏勒出飞泉”

《后汉书》的作者范晔曾在《耿恭传》后附言:“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东汉司徒鲍昱亦曾直言耿恭“节过苏武”。苏武被扣押在匈奴牧羊,面对威逼利诱十九年持节不改,读之无不使人喟然流涕,那么耿恭是为何许人也,竟得与苏武比称,而又能使范晔泣涕不止呢?

反观汉军的救援过程竟也如此一波三折,你也许会认为幸而朝中有鲍昱,军中有范羌,不然耿恭之师可能真的会就此殒没在茫茫大漠之中。其实不然,相反正因为有耿恭这样的大汉军魂,就一定会有鲍昱和范羌这样的人站出来要坚持援救到底。如果说苏武的忠义造就了一个民族的气节,那么耿恭的节烈则铸成了一个王朝的军魂!

南有班超,北有耿恭

此时应战是绝无胜算的,那就只能拼死守城了。耿恭首先给匈奴军来了一个心理战。他让士兵将毒药涂在箭头上,然后在城上向匈奴兵喊话:“你们看好了,这是汉家神箭,凡中箭者创口必有异样!”说罢下令发箭射虏,中箭者伤口处血水沸涌,匈奴军大惊。就在匈奴军惊惧不定之时,天空中突然风雨大作,耿恭趁机率领士兵从城中杀出,犹如神兵天降,将匈奴杀得落荒而逃。

图片:网络

本文由人物历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耿恭后人,这支堪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