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朝到底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还是一个分裂政权

- 编辑: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明朝到底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还是一个分裂政权

这里暂且不讨论统一是否主流的问题,先看一下历史事 实,在中国历史上究竟有多少年是统一的,又有多少年是处于 分裂状态。

隋朝,结束了南北朝的对立,几百年来第一次统一中国,因此也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唐朝在隋朝的基础之上,羁縻西南地区,灭东突厥、西突厥、薛延陀、高句丽等,将唐朝的统治区域从中原延伸到了西域和漠北,因此唐朝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

西汉新莽公元前206年,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当时刘邦的汉只是同时并存的19个王国中的一个,只拥有今陕西 南部和四川大部。即使到刘邦起兵还定关中,他的控制区也 只扩大到今陕西大部和若干相邻地区,岂能算作统一?公元 前202年,刘邦称帝,正式建立汉朝,但南方的东瓯(瓯越)、闽 越(东越)、南越已经自立,从今浙江南部至福建、两广已不在 汉朝统治之下;北方的匈奴占据了不少秦朝故地;汉朝的统治 区远没有恢复到秦朝的疆域范围,统一并没有完成。直到汉 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年)灭南越国和东越国,才恢复了秦朝 的疆域;而在北方的汉匈边界也已回到了秦朝的北界;至此汉 朝才完成统一。我原来将汉朝完成统一的时间定在公元前 108年,根据是当年朝鲜降汉,汉朝置为四郡。但此四郡的范 围已超出秦朝疆域,不属于恢复统一,而是新的扩张,所以应 调整至前110年为宜。 公元8年王莽建新朝代汉,但统一局面仍然维持。至公 元22年,赤眉、绿林起义已爆发,由绿林发展出来的“下江 兵”、“新市兵”、“平林兵”以及刘续、刘秀等都已起兵,到次年 就形成了割据分裂的局面,所以统一结束于公元22年。 这一阶段的统一时间现调整为132年,比原来的计算方 法增加了2年。以往按王朝起迄计算,西汉与新朝共230年, 现在计算的统一时间占其58%。

图片 1

可是当时国内的朋友却很难买到这本书,面对友人和读 者的需求,我也无能为力。正好北京三联书店与台湾锦绣出 版公司有联合编辑出版《中华文库》之举,来上海组稿,我即决 定以《普天之下》的基本观点,增加历史部分内容,另写一本 《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于1991年10月完成。 此书的繁体字版1992年即在台湾出版,但简体字版到1994 年10月才由三联书店出版,大量发行已是1995年上半年了。 正好台湾李登辉访美,善于联想的人居然将我的书与此事联 系起来。幸而台湾版问世已有两年多,又没有李氏或台独利 用过此书的证据,发行及再版未受影响,至今年初已印过三 版。国内外友人都说在因特网上可阅读此书全文,我却一无 所知。所内同人还在复旦大学附近见到载有此书的光盘出 售,自然完全是盗版。

传统观点认为,明朝是中国古代大一统王朝之一,甚至还认为明朝是中国古代面积最大的王朝之一。然而,明朝真的可以算作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吗?在这里,我们必须要将明朝所处的历史环境做一个描述。

有人根据前南斯拉夫和前苏联由一个国家分裂成了几个 或十几个国家的例子,预言中国也必定会发生分裂,这是完全 没有根据的。 一方面,中国的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与前南斯拉夫、前苏联 完全不同。从秦始皇统一六国到清朝最终形成极盛疆域,中 国经历了两千年的统一——分裂——再统一这样一个反复的 过程,今天中国领土的绝大部分早已结为一个整体,边疆地区 的每一部分都与中原王朝有过长时期的归属关系。台湾岛归 属于大陆政权的时间最晚,但也已有三百多年。新疆最后一 次归属于中原王朝虽然迟至18世纪中叶,但最早一次却开始 于公元前1世纪。而前南斯拉夫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形成 一个国家;前苏联的绝大部分领土是17世纪后武力扩张的产 物,最迟的加盟共和国到本世纪40年代才为苏联占有,有的 还是与希特勒瓜分的结果。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中国改革开放为国家的统一和 民族的团结打下了更坚实的基础,也为进一步协调和改善中 央与地方之间、民族之间、地区之间、边疆与内地之间、不同宗 教之间、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提供了更加现实、更有希望的 前景。绝大多数人要求自治、分治或独立的目的,是为了追求 民主、自由、人权,也是为了过更加富裕的生活。如果这些都 能在一个统一国家内获得,为什么还要以分裂为手段?为什 么非要让国家和人民付出更大的代价?作为政治家,如果真 的是为本民族、本地区、本阶层的长远利益着想,就应该首先 考虑目的能否达到,而不是达到目的的形式。除非他只是为 了自己当“国家元首”,那当然非分裂出一个“国家”来不可。 所以我相信,只要中国坚持并扩大改革开放,不仅不会分 裂,而且还能实现统一,就能走出“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轮 回。

图片 2

作为一个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大国,中国内部自然地理环 境的差异很大,人文地理的差异更大。即使有了现代化的交 通手段、高度发达的通讯方式和雄厚的物质基础,地区间在经 济和文化上的差异还会长期存在,所以在发展目标、速度、效 益等方面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完全统一。中央政府考虑再全 面,也不可能具体了解各地的真实情况,同时顾及各地的利 益,制定出适合各地情况的具体法规,集中过多的权力并没有 好处,只会滋长专制、官僚和腐败。除了国防、外交、关税等必 须由中央政府行使的权力外,其他的权力应该合理地分配给 (更确切地说是归还)各级地方政府,权力应该集中在基层。 不仅政府机构需要改革,地方行政区划也应该改革。现 在的一级政区省、自治区辖境太大,一般都有一二十万平方公 里,大的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人口多的上亿,一般也有几千 万。现有省区大多从明清时就已存在,一些积弊和矛盾也长 期延续,难以消除。另一方面,宪法所规定的省-县两级制早 已为省-市(地级)-县三级制所取代,市(地)一级已经由省 级政府的派出机构演变成了新一级地方政府。造成这种状况 的根本原因,是省的辖境过大,管的事又太多,省政府无法直 接有效地管理全部属县,才增加了这一个中间环节。另一个 产物是副省级的计划单列市,也是不见于宪法规定的。既然 现行的省-县两级制已经不符合需要,并已在实际上被打破, 就应该考虑一项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正式确立省-市 (地)-县三级制既增加了新的层级,又解决不了以大城市或 特大城市为中心的计划单列市与省级政府的矛盾,理想的途 径还是在划小省区的前提下坚持二级制,将全国重新划分为 50个左右的省(含自治区,但名称可改变为自治省),每省平 均管辖四五十个县。与此同时撤销市(地)和计划单列市。先 师谭其骧先生早就提出这样的建议,并于1989年12月在民 政部召开的行政区划学术讨论会上提出了分省的方案(详见 《谭其骧先生的分省建议及其现实意义》,载《中国方域》1998 年第四期)。

图片 3

报出这笔流水账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证明近二十年来 我对中国历史上的统一和分裂的思考与研究一直没有停止, 尽管是断断续续的。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读者了解我的探 索轨迹,因为有的论文能看到的人恐怕很有限。

图片 4

不言而喻,1949年至今也是一个分裂时期,尽管中华人 民共和国早已对中国大陆拥有完整的主权,但台湾的分离、葡 属澳门的存在说明统一还没有真正实现。 从公元前221年至1998年这2219年间,952年的统一的 阶段占43%。如果算起清朝结束的1911年,统一阶段占 45%。无论如何,统一的时间都比分裂的时间短。

图片 5图片 6

中国历史上的一切统一,都是以武力或以武力为后盾而 实现的,结束分裂是如此,扩张领土从而扩大统一的范围也是 如此。尤其是在夺取天下,恢复统一的过程中,获胜的一方如 果不想功败垂成的话,总是要不惜一切手段达到统一的目的。 秦始皇所灭的六国,没有哪一个是自愿撤销的。有几位 国王是投降的,但都是在秦军兵临城下,兵穷力尽时不得已的 选择。秦朝扩张到六国以外的范围,靠的是军事征服,如出动 数十万大军和百姓,经过多年的激烈战争,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才将岭南纳入版图,置为郡县。岭南不是楚国旧地,不能看成 是灭楚战争的延伸。岭南的越人绝不会主动进犯秦朝,更不 会构成对秦朝的侵略威胁,所以秦始皇找不到任何借口。当 时秦朝境内的土地还没有充分开发,不存在人口压力,也不存 在过剩人口需要寻找新的生存空间。这场战争完全是侵略性 的,非正义的,越人固然要坚决抵抗,秦朝人也不会支持,所以 秦始皇才要用强制手段征集土兵和安置移民。秦朝击败匈 奴,夺取河南地(今河套地区),可以看作收复赵国旧地,但这 些土地本来就是匈奴等游牧民族的牧地,以后才被赵国拓为 疆土,秦朝的收复只是赵国扩张的继续。 刘邦消灭项羽,恢复统一王朝,虽然离不开计谋,但主要 还是依靠军事手段。公元前203年的楚汉对峙中,项羽兵力 不足,粮食供应将尽,汉军也无法取胜,于是双方达成了以鸿 沟“中分天下”的撤军协议。但就在楚军东归途中,刘邦就重 新发动战争,并取得最终胜利。刘邦毁约兴兵,自无道义可 言,但正如张良和陈平所说:“今汉有天下大半,而诸侯皆附, 楚兵罢,食尽,此天亡之时,不因其几而遂取之,所谓养虎自遗 患也。”对统一来说,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同样,刘邦消灭异姓诸侯韩信、韩王信、陈稀、彭越、黥布、 卢绾,靠的也是武力和阴谋,只有一个特别恭谨又不构成威胁 的吴氏长沙国和汉朝鞭长莫及的东瓯、闽越(东越)、南越得以 幸存。但到了汉武帝时,东瓯、南越和闽越(东越)也都先后被 灭。汉朝自然会找到各种消灭它们的理由,如东瓯是自己请 求“内徙”;南越是因为相国吕嘉不愿内属,杀了国王、太后和 汉使;东越是因为起兵反。但要是东瓯不要求内迁,汉朝能容 许它继续存在吗?如果吕嘉拥护内属,南越国不也是被撤销 了吗?而东越即使不反,已经灭了南越的汉军能放过它吗? 如果说,汉朝对匈奴的战争是出于自卫,是必要的话,那 么汉武帝对西南夷和大宛用兵就纯粹是扩张和侵略。正如 《史记·大宛列传》所说,汉武帝开西南夷的目的,一是想用汉 朝的财物换取大宛、大夏、安息等国的“奇物”;二是用金钱买 通大月氏、康居等国,以便在军事上牵制匈奴;三是占据在西 南夷地区,扩大千里土地,将各有不同风俗、操不同语言的民 族纳入版图,满足“威德遍于四海”的愿望。一、二两项根本不 切实际,当然不能实现,而武帝的主要目的还是第三项。征大 宛的借口是汉使被杀,实际却是因为汉使强求大宛宝马“天 马”不成,辱骂对方所致。而武帝之所以决定出兵,还因为轻 信了假报告,以为大宛不堪一击,所以要将这个美差交给自己 宠纪李夫人的弟弟李广利,以便他有机会立功封侯。但这两 次战争却导致了西南夷地区郡县的建立和西域地区归入汉朝 版图,扩大了统一的范围。

明朝不仅没有征服蒙古地区,也没有能够很好地继承元朝在其他地区的控制。在吐蕃地区,元朝设置了宣政院管辖,并且驻扎军队、征收赋税、清查户口。到了明朝,就只满足于册封一些僧官,吐蕃地到底什么局面也是不清楚的。元朝通过军事力量让缅甸臣服,而明朝却只能名义上册封一下,整个明朝才派遣使者6次访问过缅甸。在黑龙江流域,明朝的奴儿干都司有只存在了20年。随后女真族就不断和明朝为敌,最终建立了后金国。

在《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以下简称《启示》) 中我进一步作了说明和具体计算:

蒙元消灭了西夏、金国、西辽、南宋,征服了吐蕃、大理、朝鲜,建立了中国领土面积最为辽阔的帝国,为中国的版图的形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因此是一个空前的大一统王朝。

总之,无论占有或者治理,一个国家的疆域都不是越大越好。即使不存在自然和人文的障碍,一个国家不可能、也没有 必要无限制地扩大领土。一个范围适度的疆域才真正有利于 政权的巩固,有利于人民生活的安定和社会生产力的进步。 西汉的“文景之治”出现在武帝大规模开疆拓土之前;唐朝的 “天宝盛世”形成于东西两侧疆域收缩以后;明朝宣德年间放 弃了对越南的占领,撤退了北方边界,却是一个社会稳定、经 济发展的阶段;清朝的黄金时代出现在康熙和雍正年代,而当 乾隆完成了他的“十全武功”,造就了前无古人的极盛疆域时, 清朝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可见开疆拓土并不与繁荣昌盛同 步,倒是潜伏着民穷财尽的危机。 正因为如此,被统治者未必希望国家领土无限扩展,因为 对普通百姓而言,他们享受不到领土扩大带来的好处,却不得 不到更远的地方去服兵役或劳役,负担更多的赋税。被统一 者不会无条件地拥护统一,被征服的政权或民族更不会甘心 自己的灭亡。从隋炀帝、唐太宗,直到唐高宗总章元年(础 年)才灭高丽,于当年十二月(669年)在平壤设立安东都护 府。但由于当地人的激烈反抗,到咸亨元年(670年)都护府 就不得不迁治辽东,仪风二年(677年)治所迁往辽西,以后唐 朝的势力完全退出朝鲜半岛。要是高丽人拥护唐朝的“统 一”,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吗?明朝在直接统治越南22年后终 于放弃了“统一”,主要原因也是当地民众的不断反抗。

何为大一统王朝,也就是在中国历史上统一了许多政权或者国家而形成的王朝。如秦朝灭六国,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帝国,因此也被视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王朝。而汉朝不仅结束了秦末的割据,还在秦朝的基础之上统一朝鲜、西南夷、南越、西域等地,将中国的面积扩大的了一倍,因此汉朝也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

今天,有些人会怪我们的祖宗缺乏深谋远虑,没有能为后人多开拓一些疆土,或者轻易地放弃了一些地区,更没有能在 海上大规模扩张,要不,今天中国的领土会大得多,中国人拥 有的资源也会丰富得多。可是他们却没有想过,如果当时的 君主要将疆域扩展到人烟稀少的地方或尚未开垦的荒地,且 不说这本身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就是占领了,又靠谁来守卫 和开垦?要维持这样的疆域又要耗费多少代价?百姓会拥护 吗?朝廷的财力能负担吗?说不定开疆拓土成功之日,就是 这个王朝走向覆灭之时。至于在海上的扩张,更离不开当时 的生产力和科学技术水平,离不开当时的实际需要。在工业 化以前的中国,海洋所能提供的只是“鱼盐之利”,而不是石油 或其他海洋产品。当近海的“鱼盐之利”足以满足人们的需要 时,他们就不会再有向远海扩展的积极性;当内陆还有土地可 以开垦、还能容纳移民时,向海岛移民就会缺乏动力。郑和的 船队七次远航,远及西亚、东非,其目的是宣扬国威,而不是寻 找海外的财富,更不是为了拓地殖民。但当时的批评者至多 只是指责这样的行动糜费国库,要求停止,却从来没有人建议 趁机在海外殖民或扩大领土。 即使是从事非军事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活动,也不能 离开当时的生产力所能提供的物质基础,不能不受自然环境 的制约。例如,由于风向和洋流的原因,从中国大陆驶往日本 列岛或东南亚反而比驶往台湾岛容易,在没有水源的海岛上 一般不会有人长期居留。不能设想,为了今天的领土之争,古 人会预先作出不顾自然条件,不计经济效益的抉择。据《元史 ·天文志》记载,元朝的郭守敬曾主持“四海测验”,在全国27 个地点测定“北极出地”(纬度),其中最南一点“南海”为“北极 出地一十五度”。在另一处又提到郭守敬的测量地点“南逾珠 崖,北尽铁勒”。珠崖即今海南岛,所以有人认为这个“南海” 应在海南岛的正南方,即南海中位于北纬15度的一座岛上。 因此郭守敬的“南海测景(影)”又成为南海诸岛在元朝时已属 于中国管辖的证据。可是仔细分析,这条证据并不成立。“南 逾珠崖”,未必就指珠崖的正南方,今天越南的大部分也可称 为“南逾珠崖”,而《天文志》恰恰提到了“林邑”,指的正是越南 南部。元朝虽然一直没有征服越南,但要派人去越南测量却 不会有什么困难。既然如此,测量者怎么可能舍易求难,冒着 生命危险远航到南海上一个连水源都没有的荒岛上去测量 呢?其实一位著名的元史专家早就注意到了此说的漏洞,但 慑于“政治需要”的压力,直到逝世都没有写成论文。

图片 7

1644年清军入关后,南明政权依然存在,直到顺治十六年(1659年)清军攻占云南,南明桂王(永历帝)逃往缅 甸,清朝才基本拥有明朝的全部疆域。但厦门、金门等地仍由 郑成功占有,明末农民起义军的残余势力也还在继续反抗。 以后郑成功虽丧失了大陆沿海的基地,但已收复台湾,建立了 忠于明朝的政权。康熙十二年(1673年)发生三藩之乱,南方 大部分地区一度非清朝所有,至康熙二十年才平息。康熙二 十二年(1683年)清军攻克澎湖,进入台湾,郑氏政权投降。 清朝的最大疆域要到乾隆二十四年天山南北路平定后才形 成,但这一疆域已远远超出了明朝的范围,所以可将统一的时 间定于1683年。 鸦片战争后,香港于1842年(道光二十二年)割让于英 国。1851年兴起的太平天国运动与清朝对抗达14年之久,波 及十余省,并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所以我将1850年视为清朝 统一阶段的结束,应该是没有疑义的。有分歧的是1864年太 平天国失败后,清朝是否恢复了统一?我认为没有,理由是: 此前的1858年,俄国通过《瑷珲条约》夺取了黑龙江北岸 的土地,1860年的《北京条约》又让俄国获得了《瑷珲条约》所 规定为中俄共管的乌苏里江以东地区。1871年,俄国趁阿古 柏叛乱之际,占领了新疆伊犁,1881年签订的《伊犁条约》虽 然收回了伊犁,但至1884年最终确定中俄边界,中国又丧失 了数十万平方公里的领土。1895年,英国与俄国在伦敦订 约,瓜分了属于中国的帕米尔高原的大部分。甲午战争失败 后签订的《马关条约》,使台湾、澎湖于1895年后为日本占据。 帝国主义列强在沿海地区设置租界,划分势力范围,形成一个 个国中之国和清朝无法管辖的特殊区域。在镇压太平天国、 捻军、西北“回乱”中膨胀起来的汉族军政势力与地方实力相 结合,构成了一股足以与朝廷抗衡的力量,在列强的支持、利 用和操纵下,不时出现与朝廷分庭抗礼的局面。至清末,北洋 军阀和地方实力派实际上已掌握了清朝的大部分权力。 当然,由于清朝形式上的统一依然存在,也可以采用一种 更严格的计算方法,即将太平天国失败后的1865年作为统一 的恢复。但1870年阿古柏之乱使新疆分裂,至1881年收回 伊犁这11年;1895年割让台湾、澎湖至清朝覆灭这16年,无 论如何是不能称之为统一的。这样计算的结果是:清朝前期 的统一阶段自1683年至1850年,共167年;后期的统一年份 为1865年至1869年,1881年至1894年,共19年。两者合计, 清朝的统一阶段有186年,占清朝(1644-1911年)267年的 69%。

而明朝的局势就有些尴尬了。首先,明朝并未真正消灭元朝,只是把蒙古的势力从中原汉地赶出了,也就是过去蒙元统治的汉地地区独立了。人们将退回大漠的蒙古称为“北元”,也就是和明朝并立存在的政权。虽然蒙古在明朝已经分裂了漠南、喀尔喀、漠西三部分,但是蒙古的势力一直很强盛,甚至控制的地区还超过了明朝。蒙古不仅控制着蒙古高原,还控制着西域,后期还在青藏高原建立了和硕特汗国。

证明一个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固然能使中国 人拥有道义力量,却未必能为我们提供法律根据。现行国际 法对领土归属的判定,主要还是根据由目前往上回溯的一段 时间,而不是抽象的“自古以来”,也不是越早越好。更何况国 家之间解决领土争端,在多数情况下根本不是依照国际法,而 是基于国家实力的较量,或着眼于实际利益的谈判。 北宋的沈括在与辽国使者谈判边界争端时,曾以历史归 属为依据而取得对宋朝有利的结果,因而被传为美谈。据《宋 史·沈括传》和《续资治通鉴长编》所载,当时辽国的萧禧出使 宋朝,索取河东的黄嵬,他扬言必定要获得这块土地后才回 国。沈括奉命参加谈判,他先去枢密院查阅档案,找到了以往 谈判边界的资料,证明这一带是以古长城为界的,而萧禧所争 的地方离古长城已有三十里。宋神宗命沈括画成地图,萧禧 看了只好放弃原来的要求。神宗派沈括出使辽国,与辽方继 续谈判。沈括根据数十卷档案中的资料,与辽方进行了六次 谈判,辽方不得不撤回对黄嵬的领土要求,转而索取天池。但 只要分析一下当时的形势,就不难发现,当时宋辽双方处于对 峙状态,都不想因为局部的领土之争而发动战争,所以沈括找 到的“自古以来”的历史根据还能起一定的作用。另一方面, 辽方虽然放弃了黄嵬,却又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在以后的勘界 谈判中宋朝还是损失了一些地方,所以对沈括的胜利不能夸 大,更不能根据这个事例,将历史归属当作解决边界争端的关 键。

而清朝则不同了。清朝崛起的过程中,先后征服了女真族、朝鲜、漠南蒙古,又统一了原本在明朝内部的李自成、张献忠、弘光、永历等政权,接着又统一台湾,击败沙俄,最后击败了准噶尔汗国,将喀尔喀蒙古、青藏高原、西域纳入了版图。可以说,清朝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一统王朝。

这样的例子在中国一次次恢复统一的过程中俯拾皆是, 却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的和平统一,或者双方经过谈判实现平等的合并。历史上的南北朝,最终都是北朝吞并南朝,连宋 辽对峙的结局也是北方辽的继承者金灭了南方的宋朝。其他 的统一过程中,无论同时存在多少分裂割据政权,总有一二个 具有起着关键性作用的政权,如秦汉之际的楚(项羽)、汉(刘 邦),两汉之际的东汉(刘秀),十六国的前秦、北魏,五代结束 时的宋。开始时,它们往往只是众多割据政权中的一员,但一 旦它们开始吞并和统一的进程,军事和政治上的优势就越来 越明显,它们与其他政权间的主从关系也越来越明确。其他 政权能争取到的,不是平起平坐,也不是长期共存,而是苟延残喘,或体面的投降。它们中间不乏钱亻叔那样顺应形势的人, 但也有胡则那样对抗到底的人。他们的个人下场固然不同, 但前者无疑能减少统一过程中生命和财产的损失。 正因为统一必须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和物质基础,必定会 付出生命和财产的巨大代价,所以,成功的统一者都会审时度 势,选择最合适的时机,并确定最适当的范围,而不一定要完 全恢复前朝的疆域,更不会贸然发动扩张战争;必要时还可以 放弃原有的领土,缩小统一的范围。

图片 8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但是“分”不等于分裂,广义的“分”应该包括分治、自治、 分权和各种形式的分化,从这一意义上说,合中有分,分中有 合,在分以后会有新的合,而在合以后又必定有新的分,“分久 必合,合久必分”倒是一条普遍规律。这种“分”的过程,实际 上就是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文化多元化、地方(或少数民 族)自治化的过程。对中国两千多年来统一成的专制政治、权 力所有制经济、排他性的主流文化、中央集权体制,现在的确到了“合久必分”的阶段。

纵观中国古代史,有一个朝代的格局的明朝相似,那就是北宋。北宋虽然结束了唐朝末五代的割据局面,但是未能恢复唐朝的鼎盛。和北宋同时存在的政权还有西夏、辽、大理、西州回鹘、吐蕃等。因此,尽管北宋的面积和秦朝差不多,但是却不能被认为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而明朝常规统治面积也仅仅比北宋多了辽东、云南、甘肃、宁夏等,和明朝并存的还有蒙古、女真、吐蕃、东察合台等。因此,将明朝认定是局部统一还说的过去,但是说是大一统就不太合适了。

至于分裂阶段,对三国、东晋与十六国、南北朝、五代十国 的性质没有异议,但北宋一向被当作统一王朝,而我将它划入 了分裂阶段,在《启示》一书中我已将理由讲得很充分: 第一,辽(契丹)建国比宋朝还早,宋朝从来没有 征服过它,连形式上的从属关系都没有存在过,相反 的,北宋不得不承认它是一个对等地位的邻国。第 二,辽的疆域相当辽阔,而它的一部分即使按当时的 标准看也应该是中原或中国。它有相当大的农业 区,汉族占总人口的多数。第三,辽的文化和政治制 度虽然还保持着游牧民族的特点,但基本上接受了 汉族的和中原王朝的模式,与宋朝和中国的其他政 权有很多共同之处。所以早在元朝修史时,已将《辽 史》与《宋史》、《金史》并列,承认它是中国的一个政 权。第四,北宋远未恢复唐朝的疆域,已没有能力消 灭业已存在的大理、沙州曹氏等政权,中间又形成了 西夏政权,完全是几个政权并存的局面。因此用中 国的标准、客观的标准进行分析,北宋时期是以宋、 辽对峙为主,几个政权同时并存的阶段,而不是一个 统一时期,它与南北朝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还可以补充一点:辽的疆域中包括由石敬瑭割让的燕云 十六州,这不仅是唐朝的故土,是传统的“中国”的一部分,而 且也是宋朝一直力图恢复的。直到北宋末年与金结盟攻辽, 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收复“所有五代以后陷没幽、蓟等州旧汉地 及汉民,并居庸、古北、松亭、榆关”。可见即使在北宋人的心 目中,统一始终没有完成,怎么能将北宋当作统一的中原王朝 呢?

图片 12

中原王朝不等于中国,但始终是中国的主体和核心,也是 实现统一的核心和基础。历代中原王朝存在着明确的承继关 系,所以一般所讲的“属于中国’就是根据是否归属于中原王 朝来确定的,用的是第一标准。正因为如此,任何一个地方之 “属于中国”都有具体的年代和具体的事实,绝不能随意提前, 歪曲事实。

在未来的世纪,中国要实现和巩固统一,就必须处理好三个方面的问题:防止国内、特别是边疆地区的分裂;解决好与 邻国的边界争端;实现大陆和台湾的统一。

原标题:葛剑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统一分裂与中国历史余论

令人遗憾的是,十年来流行的依然是中国历史上统一的 时间要比分裂的时间长的旧说,连一些历史学家也一再在重 复这样的错误,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亲自计算过统一或分裂 的时间究竟有多长?或许是因为我的观点没有发表在权威的 学术刊物上,那么我愿意用本文正式公布一次。如果历史学 家或其他学者能够指出我的错误,推翻我的结论,我愿意随时 修正;否则就应该接受我的观点,而不能置之不理。 我知道,我所揭示的事实和结论是很多人在感情上不愿 接受的,或者出于现实需要的考虑不予承认。但历史事实是 不能改变的,历史规律更无法抗拒,只有首先承认事实,才能 研究和认识规律,作出科学的解释。

为了论述的方便,并使一个论点保持相对的完整性,我不 得不重复一部分前几种论著中的观点和论据,请看过前几种 论著的读者谅解。

根据以上论述,在以往一向当作统一时期的秦、汉、西晋、 隋、唐、元、明、清、民国共1492年间,实际统一的时间为952 年,占64%。这一结果比我以往的计算虽然只多了2年,但 无疑更加严密合理。

一次新的统一往往并没有完全恢复上一次统一所达到的疆域,但如果新政权接受了这样的范围,并没有进一步恢复的 愿望,或者作了努力而没有成功,就可以看成完成了统一。实 际上,我的划分标准已采用了这一原则。 如东汉从来没有恢复西汉的极盛疆域,对西域地区也是 “三通三绝”,后期更无法控制。西晋灭吴后,“羌胡”所据地区 比东汉末年还大,东北边界退缩了很多。在确定东汉和西晋 是否完成统一时,就将这些因素排除在外。 又如洪武元年(1368年)明军攻占元朝的首都大都后,元 朝的残余势力逐渐退守漠北,明军不断发动攻势,明朝的北界 一度推进到今西辽河、沙拉木伦河、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阴山 山脉和贺兰山一线,但以后又退回到长城。既然明朝接受了 北元及此后的鞑靼、瓦刺存在的事实,判断明朝是否实现统一 时也就不必再考虑这一因素。所以尽管明朝的疆域比元朝的 疆域要小得多,但我还是将明朝的大部分时间列入统一阶段。 总之,我确定的统一或分裂的标准是明确的,在判断是否 属于分裂时比确定统一时更为严格。我所依据的历史事实是 人所共知的,见于常用的史籍,不会有什么不同的理解。这就 是说,我确定从秦始皇开始到目前这2219年间统一的时间有 952年,已经采用了比较低的标准,而对分裂阶段却取了比较 紧的尺度。即便如此,分裂的时间还是比统一的时间要长。

面对匈奴的大举南下,汉高祖刘邦曾亲率大军抗击,但在 白登(今山西大同东北)被围,以失败告终,此后对匈奴只能实 行和亲,用金帛美女来换取边境的一时安宁。对趁秦朝覆灭 之机据有岭南的赵伦,刘邦也只能承认现实,以赢得名义上的 君臣名份。汉武帝灭南越后,疆域随之扩大到海南岛,在岛上 设立了两个郡。但由于治理不当,引起岛上土著居民激烈的 反抗,汉朝不得不于初元三年(前46年)放弃了对该岛的统 治。汉光武帝刘秀对匈奴也采用了撤退缘边郡县的办法,直 到匈奴内乱,南匈奴归降后才恢复西汉旧地。而当西域诸国 要求汉朝重建都护府时,刘秀也不得不暂时放弃对西域的控 制,将自己的统一范围限制在玉门关以内。据说宋太祖赵匡 胤曾经用一把玉斧,在地图上沿大渡河划了一道界限,表示他 容忍大理国的存在。无论这一传说是否确实,宋朝始终没有 消灭大理的企图。如果说明朝初年还有过彻底消灭残元势力 的打算,宣德以后就满足于以长城为界了。至于包括今新疆 在内的西域地区,就是在明朝军事实力鼎盛的太祖和成祖期 间也没有列为统一的范围。 不仅实现统一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就是维持统一,也要 有充分的物质条件。一般来说,一个政权要维持对一个地方 的统治必须保证两个基本的条件:保持畅通的交通线,当地能 够供养本地人口和派驻的行政和军事人员。没有前一个条 件,就无法上通下达,中央政府就不能有效地进行管辖,当地 政府也不能得到中央或其他地方政府必要的资助,统一和归 属就毫无意义,时间一长必然会导致自治或分治。如果再有 外部势力的影响,就会演变成分裂。后一个条件同样重要,因 为如果一个地方一直要靠外地提供粮食或物资,成为国家的 财政包袱,中央政府就会重新考虑将这块地方纳入版图的必 要性。有时非经济因素会起主要作用,如对军事要地、重要交 通线、重大纪念地、地缘政治上的敏感地区等,可以不考虑当 地的供养能力,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但这样的地方是很有限 的,并且不能超过这个政权可能征集到的人力物力。否则,中 央政府负担不了,也必定招致臣民的反对。

但《普天之下》却生不逢辰,第一版第一次印刷是在1989 年4月,第二次印刷是在当年12月,实际发行都已在“你懂的”以后。以至有的朋友为此书写的短评也被莫名其妙地被从报刊排样中撤掉,几年后才在另外的刊物上重新露面。 但从版权页上看,两次毕竟印了5000册,据说出版社没有存 书,免不了引起读者的关注、议论和批评。好事的朋友带到香 港、台湾和国外,也在美国、日本和欧洲的学者中产生若干反 响。此书的台湾版于1993年问世。韩国的淑史研究会将此 书译成韩文,由新书苑图书出版社于1996年出版。

秦朝秦始皇于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消灭了六国中 最后一国——齐国,可以看成统一的开始。此后秦军南下,征 服南越,将疆域扩大到今广东、广西和越南东北部,属于开疆 拓土,不影响统一的形成。但到秦二世元年(前209年),陈 胜、吴广起义爆发,同年起兵反秦或拥兵自立的还有武臣(称 赵王),刘邦,项梁、项羽,田儋(称齐王),韩广(称燕王),魏咎 (称魏王)等。尽管其中有的名不符实,或旋立旋灭,但秦朝对 关东大部分地区已丧失控制,统一局面不复存在。所以秦朝的统一时间是12年,而不是它起迄的15年,统一时间占秦朝 的80%。

东汉刘秀于建武元年(公元25年)称帝,史称东汉,但 当时还有赤眉、更始帝、梁王永、隗嚣、公孙述、窦融、彭宠、卢 芳等割据势力或地方政权并存,刘秀占据的地方范围有限。 建武十二年(36年),最后一个割据势力公孙述被灭,但卢芳 和匈奴仍占有北部边疆。从建武九年起,东汉放弃了从河套 至今河北北部的疆域,将八个郡内撤或取消,北界退至今北京 西北、太行山中段、五台山、山西偏关与河曲一线。直到建武 二十六年(50年),因匈奴南单于投降,内迁的八郡才迁回,恢 复了西汉的北部疆界。严格说来,此时东汉还没有恢复对西 域的控制,但就正式建立行政区域的范围而言,仍可将公元 50年作为东汉统一阶段的起点。 灵帝光和七年(184年)黄巾起义爆发,波及范围很广。 尽管起义当年即被镇压,但余部此伏彼起,地方势力纷纷割据 自立,至中平六年(189年)灵帝死后即形成分裂,最终成为三 国鼎立。另一方面,至2世纪后期,汉朝对西北地区的控制越 来越弱,不少政区不得不撤销或迁往内地,鲜卑逐渐南侵,待 黄巾军起,汉朝无暇顾及边疆,边界后退至今桑乾河、吕梁山、 黄河和六盘山一线,此线以北已为“羌胡”所有。所以,184年 是东汉统一阶段的结束。 东汉的统一长度与原来的算法相同,仍为134年,占整个 东汉196年(25—220年)的69%。

讲到统一,就离不开领土,因为任何统一都是在一定的范 围内实现的,任何统一政权都有自己的领土。提到某一个地 方,特别是边疆地区,我们习惯于讲“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 土”,却往往曲解了历史事实,更不能正确解释以往两干多年 问中国疆域变迁的历史事实和发展规律。 要讨论这个问题,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承认世界上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一个形成、定型和发展的过程。有了国家, 才会有这个国家的领土的概念。在这个过程中,它的领土一 般都会发生变化,除非处于四面隔绝的环境。中国也不能例 外。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概念,经历过一个从无 到有、从小到大、从模糊到明确的发展过程。那么就不能否 定,每一块具体的领土不可能在一开始就都属于中国,也不可 能在同一时期内归属于中国,任何“自古以来”都应该有明确 的时间界限,都不能追溯到越古越好。 中国的领土这个概念只能出现在中国产生和形成之后, 在此前既不可能有这样的概念,也毫无意义。如有人说,一万 年以前中国人通过白令海峡到了美洲,所以美洲是由中国人 首先开发的。姑且不论这是否事实,但一万年以前并不存在 中国这个国家,“中国人”是指什么人呢?是指当时生活在今 天中国领土上的人吗?那些人与今天的中国人之间是什么关 系?如果有关系,也只能称为中国人的祖先。如果我们要说 一个地方一万年以前就属于中国,同样是不正确的,因为那时 中国本身还不存在。 对“历史时期的中国”的范围,先师谭其骧先生在《中国历 史地图集》总编例(《中国历史地图集》第1册,地图出版社, 1982年)中确定了这样的原则:

在《普天之下》和《启示》问世后,同人和读者提出了不同 意见,有的还提出了具体的修改方案。其中郑州的任汉生先 生多次给我寄来过长篇论文,讨论统一的标准和年代的划分。 我反复思考过这些意见,查阅过有关史料,我的基本观点没有 任何改变,但在具体划分上作了一些调整,概述如下:

但如果把“自然”解释为历史发展的必然,那么我们就不 得不承认,1840年以后中国部分领土的丧失也是历史的必 然。为什么同样遭受帝国主义的侵略,中国会失去一百多万 平方公里的领土,有些国家就没有丧失?为什么中国有些领 土能保住,有些能失而复得,有些就不能保住?这些都不是偶 然的,都可以在中国本身找到深刻的内因。 今天的中国所继承的是清朝和中华民国的领土,而清朝 的最大疆域形成于18世纪中叶,所以在此前,总有一部分领 土还不属于中国。那么在清朝以前,怎样判断一个地方是否 属于中国呢?实际存在着两种标准:一种是当时的标准,一种 是今天的标准。用当时的标准看,只有属于中原王朝的疆域 范围,才能属于中国,否则就是异国、异族。用今天的标准看, 一切在清朝极盛疆域范围内的民族和政权都属于中国,无论 他们是否与中原王朝发生了关系。

历代中原王朝的军队不止一次到达蒙古高原,有时已经 征服了当地的游牧民族,但一般都没有在那里久驻,更没有设 置正式的行政区域,主要原因就是那里不适合农业开发,不能 生产出足以供养常驻军政人员的粮食。当然,有些地方并非 绝对不能开垦,但由于气候寒冷干旱,生产成本高,产量低,在 内地还有大片土地没有开垦,人口压力并不严重的情况下,是 完全没有必要的。在公元前1世纪汉昭帝召开的盐铁会议 上,对汉武帝开疆拓土的批评就集中在这一方面:“边郡山居 谷处,阴阳不和,寒冻裂地,冲风飘卤,沙石凝积,地势无所 宜。”“今去而侵边,多斥不毛寒苦之地,是犹弃江皋河滨,而田 于岭坂菹泽也。转仓凛之委,飞府库之财,以给边民。中国困 繇赋,边民苦于戍御。力耕不便种朵,无桑麻之利,仰中国丝 絮而后衣。” 中原王朝对西域(狭义的西域,指今新疆及中亚相邻地 区)的军事控制开始于公元前1世纪的西汉,但除了隋、唐曾 在今新疆东部设立过正式的行政区域外,都只是以设立都护 府一类机构进行军事监护,甚至对西域的控制权也可有可无。 但从西域的地理条件出发,我们就能理解当年统治者的苦衷: 要在这20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上维持正常的行政治理的 成本实在太高。直到今天,离开了飞机、火车、汽车等现代交 通工具,我们还很难来往于相距数百公里、相互隔绝的绿洲之 间。根据《汉书·西域传》的记载,当时很多“国”的人口只有数 百,而离都护治所却有一千多里,离开首都长安更有万里之 遥,真要像内地的郡县这样治理的话,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来维 持交通,保证人员来往?不用说得不偿失,就是把一些小“国” 的人口都用上,大概也无济于事。

正如《普天之下》的后记所说,我对中国历史上的统一和 分裂的思考与研究开始于此前七八年,即80年代初。所以在 写这两本小册子的同时,我还写了一些专题论文。第一篇《再 论中国历史上的统一和分裂》,收入上海市历史学会编的论文 集《历史·国情·现代化》,1990年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顾 名思义,这是对前一篇论文的补充和深化。第二篇《论秦汉统 一的地理基础》是一个案研究,发表于1994年第2期《中国史 研究》和《秦汉史论丛》第六辑(江西教育出版社,1994年)。 第三篇《中央集权下的中央与地方》,发表于《现代与传统》第 五辑(广州出版社,1994年),其中部分内容曾以《大一统王朝 划分政区的两难》为题发表于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 编的《二十一世纪》1994年10月号。至于我在其他论文或文 章中运用这些观点,或作某一方面的发挥,有心的读者肯定已 注意到,就不一一列举了。

朱元漳虽于明朝建立的当年(洪武元年,1368年)即 将元朝逐出大都(今北京),但至洪武十五年(1382年)平定云 南后才基本完成统一。明朝的统一是很不完全的,因为明朝 从来没有恢复到元朝的疆域。如元朝的残余势力(北元)长期 占有蒙古高原及其以西地区,宣德五年(1430年)后北界撤到 了长城一线,西界也退到了嘉峪关。明朝撤退了在朝鲜半岛 东北部的卫所,鸭绿江成了明朝与朝鲜的界河。不过由于明 朝对北元的打击只限于保障自身的安全,并没有将攻占蒙古 高原作为统一的要求,所以我还是将1382年当作明朝统一的 开端。 我原来将统一的结束定于祟祯十七年(1644年),考虑下 来是不妥当的。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 拉称汗建国(后金)。如果说,当时后金的影响还不大,那么到 了1618年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师告天,正式起兵反明,到 次年就攻占了辽东大片土地,就不能再视为一般地方性的变 乱了。努尔哈赤本是明朝的指挥使,在明朝的边疆起兵,建后 金后占领的是明朝的领土,后金以后演变为清朝,这不是分裂 又是什么?据此我将明朝统一的结束调整到1618年,比原来 缩短了26年。现确定明统一的时间是从1382年至1618年, 共236年,占明朝(1368-1644年)277年的85%。

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明朝到底是一个大一统的王朝还是一个分裂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