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但燕国衰落和赵国有很

- 编辑: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 -

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但燕国衰落和赵国有很

李牧,赵北方良将,曾经驻守代和雁门备匈奴,平素“习射骑,谨烽火,多间谍,厚遇战士”,使匈奴十余年不敢近赵边。燕王喜十二年(前243),李牧攻燕,拔武遂(今河北保定市徐水区西北)、方城(今河北固安县西南)。

下编

燕赵易土

田单见反间计已然奏效,兴奋之余,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又一步一步地设下圈套,让骑劫也一步一步地钻入圈套而不自觉。

面对这样一种“国际形势”,聪明而睿智的燕国决策者,本来应该力求和好于赵,建立友好的睦邻关系。关于个中利害关系,深具远见的苏代(苏秦之弟)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引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寓言,力陈赵勿伐燕的理由,“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支,以弊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战国策·燕策二》);而就与燕的距离而言,秦远赵近,赵之攻远较秦之攻更为近便,“秦之攻燕也,战于千里之外;赵之攻燕,战于百里之内。夫不忧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之外,计无过于此者。是故愿大王与赵从亲,天下为一,则燕国必无患矣”(《史记·苏秦列传》)。

八、 其他

就燕国所处的军事地理位置而言,北边胡狄,东接田齐,西连强赵,曾经一度弱小,“东不如齐,西不如赵”(《战国策·燕策一》)。但经过燕昭王、苏秦、乐毅等人的苦心经营后,北破东胡,筑长城,置五郡,基本上解决了胡狄扰边的忧患;又东败强齐,虽然功亏一篑,但元气大伤的齐国,一时难以对燕构成威胁;唯独西边的赵国,经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势力大增,南征北战,国力大振,俨然一介大国、强国,不可须臾小视。

四、 乐毅伐齐,势如破竹

燕武成王七年(前265),燕国封君高阳君荣蚠(宋人)率兵攻赵。赵孝成王以割让济东令卢、高唐、平原陵三城予齐的代价聘请齐人安平君田单为将,由他率军还击燕人。田单此次还击,一举拔燕之中阳(今河北唐县西)。

乐毅拒召

摘自《燕国八百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四、 国破家亡

原标题:都说燕赵之地,但燕国衰落和赵国有很大关系

为了进一步迷惑燕人,田单令甲卒皆伏于内,而使老弱女子登城,并派遣使节约降于燕。燕人以为齐人已无斗志,都欢呼“万岁”。田单又收民金,得千余镒,派即墨富豪献与燕将,“即墨即降,愿无虏掠吾族妻妾”,燕将大喜,一一答允,“燕军由此益懈”。田单又收得牛千余头,悉披以五彩龙文之缯衣,缚兵刃于牛角,束油脂芦苇于其尾。凿城数十穴,夜纵牛,烧苇端,壮士五千人随其后。火牛怒奔燕军,燕军大惊,视牛皆龙文,所触尽死伤。五千壮士衔枚击之,“而城中鼓噪从之,老弱皆击铜器为声,声动天地”。燕军震恐大骇,纷纷败走。齐人夷杀燕将骑劫,又追亡逐北至于河上,所沦陷的七十余城复属齐国(《史记·田单列传》)。这,就是历史上颇负盛名的“火牛阵”。

燕王喜四年(前251),燕相栗腹至赵约欢,以五百金为赵孝成王祝酒。栗腹在赵国耳闻目睹了赵国长平之战后的“凋敝”情景,认为有机可乘,返国后禀报燕王:“赵王壮者皆死长平,其孤为壮,可伐也。”燕王召见昌国君乐閒,乐閒劝燕王不要进兵赵国,“赵四战之国,其民习兵,不可伐”。燕王说:“吾以五而伐一。”乐閒仍然认为赵国不可伐。燕王怒火中烧,执意要伐赵;而群臣也都认为赵可伐。但大夫将渠仍然忠言进谏,先与人五百金通关约交,后又起兵攻伐,这是不祥之兆啊,出兵必不成功;但燕王不听。

秦军兵临易水,燕国可以说是危在旦夕。身为燕国太子的丹,患秦兵逼境,急急派遣荆轲、秦舞阳入秦刺杀秦王,在历史上演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荆轲刺秦”故事。但这中间有一则插曲需要略费笔墨叙述一下。

但非常遗憾的是,深谋远虑如燕昭王者,大智大勇如苏秦者,能征惯战如乐毅者,或仙逝,或殒命,或远遁;继位的燕惠王、武成王、孝王以及末代国君燕王喜,多乏善可陈,也没有真正能辅助得力的臣僚。于是,燕昭王之后的燕国,几乎是江河日下。而错中之错,恐怕莫过于挑衅西邻赵国,发动燕赵战争,使两国兵燹交迭,落得个两败俱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得“渔翁之利”的是东面的齐国(小利)和西面的秦国(大利)。

惠王中计

责任编辑:

田单复国

田单攻燕

一、 地形和气候

燕国于赵非但“不义”,而且“不仁”。燕孝王二年(前256),燕国或许是想趁火打劫,派兵进攻过赵国的昌城(今河北冀州区西北),五月而拔之(《史记·赵世家》)。昌城去燕下都有数百里之遥,业已深入赵国腹地,逼近沙丘宫。

一、 语言文字

燕拔昌城

第八章 政治制度

由以上叙述可以看出,在短短的三十年(前265—前236)中,燕赵之间的战争就有九次之多。燕国在关键的战国后期,出于“错误的决策”,发动了数场“错误的战争”,可悲可叹!而与赵为战,燕国是败多胜少(一胜八败),常常是得不偿失,空耗国力,可怜可笑!燕国在战国后期的迅速衰落,与这数次燕赵战争不无关系。

第六章 衰落时期(战国)

燕国两度进攻赵国,大大激怒了赵人;而赵国一战得手,便连年反攻。次年(前250),赵将廉颇、乐乘再度进围燕都,燕馈以重礼求和,赵方解围而去(《史记·赵世家》《乐毅列传》)。公元前249年,赵将乐乘又围攻燕都。公元前248年,赵派廉颇、延陵钧助魏攻燕(《史记·赵世家》)。

一日,高渐离闻堂上客击筑,“傍偟不能去”,一时“技痒”难捺,出言曰“其有善有不善”。主人召其前击筑,“一坐称善”,遂被擢升为“上客”,“使击筑而歌,客无不流涕而去者”。宋子之人纷纷延以为客,高渐离遂名闻遐迩。秦始皇闻其名而召之,有识者谓秦始皇,彼“高渐离也”,但秦始皇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矐其目,使击筑,未尝不称善”。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以筑击秦始皇,不中,被杀。心有余悸的秦始皇,于是“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史记·刺客列传》)。壮哉,高渐离,不愧为死节之士!

燕王喜十九年(前236),赵派庞煖攻燕,取狸(今河北任丘市东北)、阳城(今河北唐县东)。秦以救燕为名,派王翦、桓齮、杨端和伐赵,取阏与(今山西和顺)、邺(今河北磁县南邺镇)、安阳等九城。

三、 封君制度

庞煖攻燕

燕武成王七年(前265),燕国封君高阳君荣蚠(宋人)率兵攻赵。赵孝成王以割让济东令卢、高唐、平原陵三城予齐的代价聘请齐人安平君田单为将,由他率军还击燕人。田单此次还击,一举拔燕之中阳(今河北唐县西)。

李牧攻燕

赵败燕师

燕赵连年交战,秦国乐不可支,相继于公元前247年拿下韩国的上党,又“攻赵榆次、新城、狼孟,取三十七城……初置太原郡”(《史记·秦本纪》)。赵国迫于秦的压力,不得不于燕王喜八年(前247)与燕易土。赵以龙兑(今河北满城境内)、汾门(今河北保定市徐水区西易水之北)、临乐(今河北固安西南)易燕葛(即阿,今河北徐水东南)、平舒(今河北大城)、武阳(今河北易县东南)等地(《史记·赵世家》)。

三、 荆轲刺秦

图片 1

面对这样一种“国际形势”,聪明而睿智的燕国决策者,本来应该力求和好于赵,建立友好的睦邻关系。关于个中利害关系,深具远见的苏代(苏秦之弟)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引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寓言,力陈赵勿伐燕的理由,“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支,以弊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战国策·燕策二》);而就与燕的距离而言,秦远赵近,赵之攻远较秦之攻更为近便,“秦之攻燕也,战于千里之外;赵之攻燕,战于百里之内。夫不忧百里之患而重千里之外,计无过于此者。是故愿大王与赵从亲,天下为一,则燕国必无患矣”(《史记·苏秦列传》)。

燕国也是姬姓周朝分封在北部边陲的一个弱小的诸侯国,存世八百余年,最后灭于秦。燕国现存史料稀缺,地处边陲,地理环境复杂,古国与古族汇聚互动,其历史文化研究是复杂的学术工程。本书即是在传世文献基础上,利用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试图复原两三千年前的燕国历史文化风貌。

但非常遗憾的是,深谋远虑如燕昭王者,大智大勇如苏秦者,能征惯战如乐毅者,或仙逝,或殒命,或远遁;继位的燕惠王、武成王、孝王以及末代国君燕王喜,多乏善可陈,也没有真正能辅助得力的臣僚。于是,燕昭王之后的燕国,几乎是江河日下。而错中之错,恐怕莫过于挑衅西邻赵国,发动燕赵战争,使两国兵燹交迭,落得个两败俱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得“渔翁之利”的是东面的齐国(小利)和西面的秦国(大利)。

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为相,并采纳了范雎的“远交近攻”策略,即先进攻邻近的三晋,暂时置远方的齐、楚不顾。而燕国在这之后发动燕赵战争,业已落入秦人之彀,无异于帮秦之忙而砸己之脚。

六、 方士

赵败燕师

八、 人口

燕国招架不住,派人请和。赵不答应,说非得让将渠来“处和”才肯罢休。而此时乐閒已奔走赵国,燕王便以将渠为相以处和。这样,赵军才解围而去。

一、 农业

燕赵三战

充分吸收近年来所公布的新资料和推出的新成果,利用多学科交叉的研究方法,相互资证并发微,或修正错讹,或推出新解,或仅备一说,谨遵“多闻阙疑”的治学传统。

这一年,燕起二军、车二千乘伐赵,一支由栗腹统帅攻鄗(今河北柏乡北),一支由卿秦统帅攻代(今河北蔚县东北),燕王也自将偏师随其后。赵国也随即起兵迎击,廉颇击破栗腹于鄗,乐乘击破卿秦于代,燕军大败而逃。廉颇率军一路追击,赵国大军挺进五百余里,直至围困燕都。

秦军兵临易水

剧辛曾经居赵,与庞煖友善,后仕于燕。燕王喜十三年(前242),燕见赵数困于秦,廉颇奔魏,庞煖为将,欲乘赵弊而攻之。燕王喜问于剧辛,剧辛说:“庞煖易与耳。”于是,燕王派剧辛攻赵。赵派庞煖还击,擒杀燕将剧辛,取燕师二万。《鹖冠子·世兵》对此评论说:“自贼以为祸门,身死以危其君,名实俱灭,是谓失此不还人之计也,非过材(计)之莿(策)也。……是剧辛能绝,而燕王不知人也。”此事对燕国危害甚大,《韩非子·饰邪》直截了当地说,“剧辛之事燕,无功而社稷危”。不知人而用之,祸莫大焉!同一年,秦拔魏二十城,置东郡。

三、 动物和植物

公元前260年,前后历时长达三年之久的长平之战终于以赵国的惨败而告终,赵括战死沙场,白起坑杀赵国降卒四十余万(《史记·秦本纪》《赵世家》)。赵国元气至此大伤。而就在此时,燕国于赵有不义之举。公元前259年,赵国抵抗秦国的邯郸保卫战尚未结束,赵武垣令傅豹、王容、苏射竟然率领原燕国之众叛归燕国(《史记·赵世家》)。此举无异于落井下石,见死不救。

但秦军并没有就此罢兵回师,王翦仍然引兵北上,屯军于中山以临燕。穷途末路的代王嘉与燕合兵,屯军于上谷。因秦国内“大饥”,两军才暂时处于对峙状态。

燕国是存世时间仅次于第一名卫国的姬姓诸侯国,是先秦区域历史文化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

五、 周朝时期(封燕之前)

✿ 广阔时空界限与立体视野,纵向与横向构成“整体史”研究。

定价:58元

燕惠王为太子时,就与乐毅有隙。齐军统帅田单闻讯后,心下窃喜,乃行反间计于燕,宣言说:“齐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乐毅畏诛而不敢归,以伐齐为名,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齐人未附,故且缓攻即墨以待其事。齐人所惧,唯恐他将之来,即墨残矣。”(《史记·田单列传》)燕惠王果然中计,随即解除了乐毅的兵权,以骑劫取代了乐毅。乐毅情知不妙,便奔走赵国。

就燕国所处的军事地理位置而言,北边胡狄,东接田齐,西连强赵,曾经一度弱小,“东不如齐,西不如赵”(《战国策·燕策一》)。但经过燕昭王、苏秦、乐毅等人的苦心经营后,北破东胡,筑长城,置五郡,基本上解决了胡狄扰边的忧患;又东败强齐,虽然功亏一篑,但元气大伤的齐国,一时难以对燕构成威胁;唯独西边的赵国,经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势力大增,南征北战,国力大振,俨然一介大国、强国,不可须臾小视。

第三章 开国时期(西周—春秋)

上编

七、 诸子

田单先是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于庭”,飞鸟盘桓翔舞于即墨城池上空,随后俯身下食,“燕人怪之”。田单于是扬言,“神来下教我”,又令城中人佯称“当有神人为我师”,并且“每出约束,必称神师”。田单此举,其目的有二: 于齐而言是稳定军心、自壮军威;于燕而言是迷惑敌人、瓦解军心。接下来,田单又扬言:“吾唯惧燕军之劓所得齐卒,置之前行,与我战,即墨败矣。”燕人闻之,果如其言,尽劓齐国降卒之鼻。田单后又扬言:“吾惧燕人掘吾城外冢墓,僇先人,可为寒心。”燕人于是又掘墓焚尸。齐人目睹燕人劓鼻、掘墓、焚尸,莫不痛哭流涕,怒火万分,急欲出战。经过这两次考验,田单深知齐人可用,“乃身操版插,与士卒分功。妻妾编于行伍之间,尽散饮食飨士”(《史记·田单列传》)。

燕赵易土

顾炎武曾经指出“六国独燕无后”,“至于六国已灭之后,而卒能自立以亡秦者,楚也。尝考夫七国之时,人主多任其贵戚……独燕蔑有。子之之于王哙,未知其亲疏。自昭王以降,无一同姓之见于史者。乃陈、项兵起,立六国后,而孙心王楚,儋王齐,咎王魏,已而歇王赵,成王韩,惟燕人乃立韩广,岂王喜之后无一人与?不然,燕人之哀太子丹,岂下于怀王,而忍亡之也?盖燕宗之不振久矣,呜呼!楚用其宗而立怀王者,楚也;燕用非其宗而立韩广者,燕也”(《日知录》卷二十二“六国独燕无后”条)。顾炎武此说在一定程度是站得住脚的,但必须设定一个前提,即在地域上将朝鲜排除在外。

第二章 燕地的考古学文化

﹀ class="backwor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太子寻机复仇

利用文献和考古资料,向上溯及燕地史前史,往下追踪至秦末汉初。“纵向”详尽论述了燕国从开国到灭亡的历史,“横向”细致梳理了燕国经济、政治、古族与古国、思想文化、社会生活与史载人物,在现有可资利用的成果基础上,最大程度再现了燕国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

太子丹(?—前226),燕王喜之子,名丹。曾在赵国为质,与出生在赵国的嬴政(赵政或赵正,即后来的秦始皇)交往甚厚。嬴政回国被立为秦王后,太子丹又质于秦。但嬴政待丹无礼,怨恨满天的太子丹忍无可忍,便于公元前232年逃归燕国。

一、 旧石器时代

目 录

四、 所谓“南燕”

高渐离刺秦(后话一则)

二、 迁都于易

图片 2

四、 大臣

燕王喜十九年(前236),赵派庞煖攻燕,取狸(今河北任丘市东北)、阳城(今河北唐县东)。秦以救燕为名,派王翦、桓齮、杨端和伐赵,取阏与(今山西和顺)、邺(今河北磁县南邺镇)、安阳等九城。

第四章 发展时期(战国)

后人为了纪念荆轲,在易县修建了荆轲冢(衣冠冢)。辽代之时,有汉民在衣冠冢上修筑了荆轲塔(又名荆轲招魂塔);塔后毁,明万历六年(1578)重建,八角十三层。荆轲塔位于河北易县城南1.5公里处,濒临北易水,依山傍水,风景秀美。

公元前226年,冬,十月,秦军长驱直入燕都蓟城,于是,蓟城的城头赫然插上了秦军的旗帜,燕国国都陷落。秦人攻克燕都蓟城后,遂于其地设广阳郡。

三、 文学艺术

二、 周人封燕

四、 㠱国与箕国

五、 蓟国

图片 3

二、 励精图治,礼贤下士

高渐离(?—前221),一作“高渐丽”(《论衡·书虚》),燕人,善击筑,与荆轲友善,尝与荆轲在燕市饮酒、唱和相乐。燕太子丹派荆轲西入秦国行刺秦王,送至易水之上,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慷慨悲壮。秦灭燕国后,大肆驱逐太子丹、荆轲之客,高渐离隐姓埋名藏匿于宋子,“为人庸保”,以做苦工谋生。

公孙操弑君

三、 荆轲刺秦

荆轲刺秦失败的消息传回燕国后,太子丹似乎有点不以为然,“吾知其然也”;因为早在与荆轲易水诀别后,他就相过气,“见(白)虹贯日不彻,曰:‘吾事不成矣。’”(《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集解引《烈士传》)通过相气预测胜败,这固然是迷信,但它却透露了一个“历史信息”: 方术在燕国颇为盛行。李学勤结合马王堆汉墓帛书《天文气象杂占》,对此进行专门分析: 在汉代人看来,荆轲为太子丹刺秦而出现“白虹贯日”,是精诚感天所致;而“白虹贯日”的出现,也正说明荆轲刺秦当在冬季。

一、 衣食住行

限于篇幅,文中注释略去

三、 夏朝时期

二、 畜牧业

燕拔昌城

乐毅在报燕惠王书中回顾了燕昭王礼贤下士,信任、重用自己的知遇之恩,以及伐齐行动的势如破竹,“以天之道,先王之灵,河北之地随先王而举之济上。济上之军受命击齐,大败齐人。轻卒锐兵,长驱至国。齐王遁而走莒,仅以身免;珠玉财宝,车甲珍器,尽收入于燕。齐器设于宁台,大吕陈于元英,故鼎反乎磿室,蓟丘之植、植于汶篁。自五伯以来,功未有及先王者也”,然后又述说自己之所以要离燕归赵的原因,“臣闻之,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昔伍子胥说听于阖闾,而吴王远迹至郢;夫差弗是也,赐之鸱夷而浮之江。吴王不寤先论之可以立功,故沉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是以至于入江而不化。夫免身立功,以明先王之迹,臣之上计也;离毁辱之诽谤,堕先王之名,臣之所大恐也;临不测之罪,以幸为利,义之所不敢出也。臣闻古之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去国,不洁其名。臣虽不佞,数奉教于君子矣。恐侍御者之亲左右之说,不察疏远之行,故敢献书以闻,唯君王之留意焉!”于是,燕王又以乐毅子乐閒为昌国君,而乐毅往来复通燕,最后卒于赵。

二、 燕赵战争

燕赵三战

三、 禅让事件

附录

彭华,字印川,四川丹棱人。华东师范大学博士,四川大学教授,贵阳孔学堂签约入驻学者,中国先秦史学会理事,“四川大学中国语言文学与中华文化全球传播”学科群项目成员。著有《燕国史稿》、《阴阳五行研究(先秦篇)》等,编有《王国维儒学论集》。

田光被鞠武举荐给太子丹后,受到规格极高的礼遇。田光自以为已经衰朽,不能再为太子的复仇计划尽力,向太子丹保荐了勇士荆轲。田光随即自杀,一则明其至死不泄密的立场,二则以死激荆轲。

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为相,并采纳了范雎的“远交近攻”策略,即先进攻邻近的三晋,暂时置远方的齐、楚不顾。而燕国在这之后发动燕赵战争,业已落入秦人之彀,无异于帮秦之忙而砸己之脚。

一、 官僚机构

公元前228年,“刺秦”计划的特别行动小组出发了。组长是荆轲,副使是“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的燕国人秦舞阳(《史记·刺客列传》)。美中不足的是,秦舞阳并不是荆轲所愿意接受的帮手,而他所等待的朋友尚未抵达燕都。

九、 俞人

燕国招架不住,派人请和。赵不答应,说非得让将渠来“处和”才肯罢休。而此时乐閒已奔走赵国,燕王便以将渠为相以处和。这样,赵军才解围而去。

第十章 思想文化

第六章 衰落时期(战国)

公元前222年,秦人大兴兵力,派王贲进攻辽东。燕国此时已是覆巢危卵,几乎是不堪一击。辽东沦陷,燕王喜被俘。“社稷血食者八九百岁”的燕国(《史记·燕召公世家》“太史公曰”),至此灭亡。秦以其地置辽东郡。

三、 苏秦入齐,为燕反间

由以上叙述可以看出,在短短的三十年(前265—前236)中,燕赵之间的战争就有九次之多。燕国在关键的战国后期,出于“错误的决策”,发动了数场“错误的战争”,可悲可叹!而与赵为战,燕国是败多胜少(一胜八败),常常是得不偿失,空耗国力,可怜可笑!燕国在战国后期的迅速衰落,与这数次燕赵战争不无关系。

二、 思想理论

十三、 林胡—东胡—楼烦

齐人于是迎襄王于莒,入居临淄(今山东临淄北)。齐王封田单于安平(今山东临淄东北),号安平君。齐人复国,任命田单为相国。

第十二章 燕国人物

三、 令支

公元前228年,秦军兵临易水,太子丹认为若再不实施“刺秦”计划,将悔之晚矣,便与荆轲谋划如何刺杀秦王。荆轲一针见血地指出,“刺秦”计划要实施,必须具备两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二者缺一不可): 一是进献秦国降将樊於期的首级以取信于秦王,因为樊於期战败来降,得罪于秦王,“父母宗族皆为戮没”,“秦王购之金千斤,邑万家”;二是进献燕国督亢地图,因为督亢(今河北涿州市、易县、固安一带)是燕国的富饶之地,是贪婪的秦王急于获得的地盘。但太子丹有些不忍心,因为樊於期穷困来投奔而又出卖他,于心何忍。于是荆轲只好私下去见樊於期,樊於期为成全荆轲和太子丹的复仇计划,毅然自刭。太子丹闻讯,伏尸而哭,悲不自胜,但也无可奈何,便命人“函盛其首”。在这之前,太子丹已经事先求购了一把“天下之利匕首”——赵人徐夫人匕首,并以毒药焠之,“以试人,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

十、 秽貊

本文由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一本书读懂大国小历史,但燕国衰落和赵国有很